谁在向教宗方济各提供有关全球变暖的意见?

在发展中国家中最贫困的13亿人口一直依靠木材和干牛粪为主要烹饪和取暖的燃料。……鉴于证据,通过制定政策的方式,来减少作为燃料的石化能源的使用量,是不明智和不公平的。这样的政策将宣判亿万人类同胞将持续生活在贫困中。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凯瑟琳·斯诺(Catherine Snow

翻译:王泓崧;校对:王光裕

Pope_Francis_Korea_Haemi_Castle_19_(cropped)

微笑,讨人喜爱,教宗方济各坚持言行一致。这位阿根廷出身的教宗受到数百万人的欢迎,这其中不仅仅是天主教徒。教宗向世人展现了一个热忱的和非常公开的形象——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宗教领导人如何生活、祷告,并且以谦卑的牧者形象领导教会。

本周,随着教宗方济各发布有关环境问题的通谕《愿上主受赞颂》(Laudato si),许多信徒都意识到,作为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的这份200页文件重点聚焦于环保声明和主张。那么问题来了,在被教会选定向《愿上主受赞颂》这份通谕提供建议的人中间,无疑有人在环境问题上与天主教教义背道而驰。

让我们从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开始了解相关的情况。作为堕胎和人口控制问题上的坚定支持者,杰弗里·萨克斯应邀在梵蒂冈就环境问题发表演讲。而负责向教宗就环境问题提供建议的教廷工作人员,如约阿希姆·舍恩胡贝尔(Joachim Schellnhuber),他被选定作为教宗在环境问题上的唯一顾问。他的工作是否会被萨克斯在梵蒂冈的活动影响呢?究竟为什么梵蒂冈渴望把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摆在工作首位?

投资者商业日报》(Investors Business Daily)曾推测:

一个激进的“绿色运动”(green movement)追随者已经渗入梵蒂冈,其核心理念则是反基督教、反民众、反穷人和反发展。天主教的基本教理——人类生命的神圣性和所有人灵魂的重要性,被这些当代反基督教环保主义者所憎恨,他们主张用对受造物的崇拜取代对于造物主的敬畏。绿色运动的支持者相信,太多人口是全球的根本性问题。据此观点,人类是资源的破坏者;而气候变化则是因为“地球母亲”承受了过剩的人口。

而德国科学家舍恩胡贝尔则以“2摄氏度的温度极限”理论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极端立场广为人知。他的理论认为,面对全球气候变暖,人类如果不能把升高的温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那么人类将会面临不可避免的灾难。2009年,舍恩胡贝尔曾提出著名的“承载能力”(carrying capacity)理论,该理论声称,地球只能够承受少于10亿的人口。在不久的将来,他是否还是会坚持这样的观点?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如果他依然固持己见,那么,鉴于世界人口已经达到了72亿,不知到时候舍恩胡贝尔到时候会提出何种建议来调控全球人口。

作为德国波茨坦气候问题研究院(Germany’s Potsdam Institute)的院长,舍恩胡贝尔提供了令人感到担忧的有关气候变化的数据,比如“2摄氏度的温度极限”理论,以此恐吓德国政要采取极端的气候政策。他的预测是基于尚未被验证的、由计算机生成的、专门预测世界末日的模型。而现实与他的预言截然相反,在现实中,卫星数据证实,在过去18年中,并无显著的气候变暖。海上浮冰在不断扩大,农作物产量在不断增加,飓风发生次数则不断下降,而海平面在过去的10年中不升反降——所有这些舍恩胡贝尔所预测的灾难,都没有发生。

也许这就是舍恩胡贝尔修改了他在2011年所发表得声明得原因,当时他说,排放物曲线(emissions curve)将在2020年前达到峰值,而现在他则声称,这样的情况至少得等到2030年才会发生。有趣的是,这些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危言耸听者会继续调整他们关于气候变化的预测,而非面对真实的相关数据。他们将继续调整他们的预测,而不是评估新的数据。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人认为气候变化问题,是“为了进行道德讨伐而去编织相关的‘科学’结论”。

舍恩胡贝尔同时也是德国全球变化顾问委员会(German Advisory council on Global Change,WBGU)的主席。该委员会由九位科学家组成。委员会的首要任务是向德国和全球政策制定者提供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建议。

为实现“全球社会的伟大变革”(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of Global Society),让德国和全世界快速进入“可持续发展状态”,和力争在2050年前实现无碳排放等目标,该委员会制定了446页的“总体规划”。而他们苛刻的建议已经导致德国电价的大幅上升,因此,德国人已经开始称呼他们的电费账单为“二次租金”。

为了减少碳排放,德国政府已经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上投入巨资。但是,如果没有政府补贴的话,这些撕裂德国经济的环保方法将会变得一点都靠不住和无法持续。

在德国全球变化顾问委员会提出的“总体规划”中,还包括如下建议:选民通过民主程序产生的决定,可以被一个由少数人组成的、非选举产生的“未来委员会”来推翻,如果该委员会不认同民主决定的话。而在德国,民众正在酝酿如何抗击这种危害民主制度的方案。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相当于德国版的《华盛顿邮报》)一直以来都强烈批评舍恩胡贝尔,认为德国全球变化顾问委员会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改变德国宪法:气候保护将正式成为德国政府优先处理的事项。该委员会甚至把这项对德国宪政体制改变的建议称为“对民主的测试”,并声称,如果社会不采取行动,那么人们就会知道,在应对危机前,民主将不再有能力发挥功能。

从现在看,教宗方济各受到舍恩胡贝尔等顾问的严重误导,对环境问题产生误判。然而,同支持全球气候正在变暖的极端人士相比,有关气候变化的科学并没有对此问题下任何结论。

托马斯·威廉姆斯(Thomas D. Williams)在《布赖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进行了报道,他说:“……90位著名的科学家、宗教领袖和学者向教宗方济各写了联署公开信。信中,联名作者对教宗重视环境问题的努力表示赞赏,认为教宗基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原则,为世人践行着‘负责任的管理’,但公开信同时表示,最接近教宗的人可能没有向他如实提供所有关于气候的事实”。

联署作者在公开信中提出的最有力的观点是:特别考虑到教宗对于弱势群众持之以恒的爱护,在碳减排问题上危言耸听式的提议,将会对世界上最贫困人口产生影响。

公开信写到:“世界上的穷人将深受其害”。在发展中国家中最贫困的13亿人口一直依靠木材和干牛粪为主要烹饪和取暖的燃料。托马斯·威廉姆斯和其他科学家认为,鉴于证据,通过制定政策的方式,来减少作为燃料的石化能源的使用量,是不明智和不公平的。这样的政策将宣判亿万人类同胞将持续生活在贫困中。”

我真诚地希望并祈祷:教宗方济各能够倾听他们的建议。

---

如果您喜欢本文,欢迎给译者通过微信打赏6.4元:

9.pic

也可以通过支付宝打赏任意金额:

Alipaytes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