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医疗的经济学和社会学 —— 兼谈如何创造良性的医患关系?

一个观念上的陷阱,就是谴责现状和市场化,而对其他选项,则不加以分析和批判。在你支持延缓医疗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之前,最好列出你的目标,看看其他体系能否更好地满足这些目标。 继续阅读“医疗的经济学和社会学 —— 兼谈如何创造良性的医患关系?”

文章, 信仰与自由

教宗方济各的无知程度不下卢克文——他欠穷人的是对市场更深的了解

最近卢克文一篇内容充斥着经济学无知的文章,成了千万人瞩目的热文。正如一位友人所说的,除了批评街头暴徒不义行为那一小部分是正确的,他对世界的真相一无所知,至少对于经济是如何发展、国家是如何繁荣和衰败一无所知。但就无知程度所带来的影响和危害而言,他和这位教宗方济各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我们不怪方济各不懂经济学,但我们绝对谴责他傲慢地利用自己的道德权威传播自己的无知。

继续阅读“教宗方济各的无知程度不下卢克文——他欠穷人的是对市场更深的了解”

市场与中国, 文章

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正如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中指出的那样,工程学是为工程师服务的,而不是为社会科学家服务的。同样地,管道是好的,也是必要的,但是经济学家-管道工,主要是充当一名管道工,而不是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从某种角度说,这种微观局部的减贫实验是十分可笑的,如果非要采用实验方法,还有比东西德、南北韩、智利和委内瑞拉等等更好的对照实验吗?或者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减贫人口8.5亿这个最大的“对照实验”? 继续阅读“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文章, 信仰与自由

后发国家的怨恨情结

近代中国人的民族意识觉醒以后,对先进国家有着非常复杂的情感,其中就包括怨恨。这种怨恨在落后国家那里很常见,可是随着中国国力总体增强,这种情绪并没有完全消散。事实上,不单中国人如此,法国、德国和俄罗斯人,他们都有过怨恨情结。
继续阅读“后发国家的怨恨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