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单一付款人医保体系为什么是个糟糕的想法?

加拿大实行了单一付款人医保体系,加拿大人还可以前往美国就医;美国如果也实际了单一付款人医保体系,美国人还可以去哪里呢?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日耳曼·范(

翻译:禅心云起

单一付款人医疗保障体系是一种由税收资助的全民医疗体系,覆盖所有居民的基本医疗费用,费用由独家公共系统(因此称为“单一付款人”)来支付。在这个体系中,单方成为社会中唯一的医疗服务供给方。一般来说,管理单一付款人医保体系的单方就是政府。在美国,在“全民医保”(Medicare for All)的口号下,单一付款人体系的想法得到了许多美国人的支持。作为一个政治术语,“全民医保”让这个提议听起来更具有包容性(更没有歧视性)。然而,这个词也揭示了政府对医疗行业的微妙接管。

关于单一付款人体系我们应该知道什么 ?

支持单一付款人体系的主要论证是:为了患者的利益,整个医疗行业将完全由政府管理。在这样的制度下,社会每个成员都将获得直接保障;这意味着,无论他的支付能力如何,都将获得医疗。所有医疗费用和支出,都将由政府直接承担,也就是由纳税人承担。保险费、自付费用和私人保险将被取消;因此,个人支付医疗费时将不必自掏腰包。

这个想法表面看似诱人。然而,根据政策的意图而不是结果来判断政策,是每个社会在决策时都会犯的错误。凯撒家庭基金会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73%)美国选民支持这一倡议。然而,这些民意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大多数美国人没有意识到,占据舆论的“全民医保” 提案,将给美国的医疗体系带来多么剧烈的重组。

也就是说,许多人还没意识到,在单一付款人体系下,联邦政府将完全控制医疗资源的获取途径。如果人们都觉察到单一付款人体系会对医疗可及性和质量构成威胁,那么这个想法是否还会得到如此多的支持呢?正如我们近年来在英国和加拿大所看到的,单一付款人体系确实限制了医疗可及性和质量,包括延长等待时间、劝阻高成本病人和限制入住病房等。【医疗可及性是指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方便地获得医疗资源。——译者注】

这些问题并不令人感到惊讶。从经济理论角度来看,在政府管理的单一付款人体系下,我们就应该预料到医疗获取会成为严重的问题。这居于以下两个主要原因。

一是知识问题

单一付款人体系将对社会产生长期负面影响的原因就在于,它基本上忽视了供求规律。供求规律是建立在稀缺性原理的基础之上的。 稀缺性意味着无限需求和有限资源之间存在着鸿沟。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单一付款人体系。

价格是用来确定一个行业所需产量的准确信号。在单一付款人体系下,将不会有价格体系,而一旦没有价格,确定多少医疗服务资源为我们所需,相关的必要知识就被扭曲了。

例如,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官僚,据称在该领域有所谓专业知识,但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充分确定需要为 3.25 亿居民供应医疗资源的准确数量。从理论上讲,单一付款人制度允许每个人免费获得医疗资源,这将增加对服务的需求,但没有任何机制来确定哪些要优先满足。

以上将导致供应短缺,造成问诊名单的等候长龙,医生供就也会出现不足。这种短缺可能会带来死亡率的增加,因为急症和慢性病患者不一定会得到优先处理。例如,加拿大是少数几个实行单一付款人制度的发达国家之一,患者在全科医生转介后,等待专科医生治疗的时间,达到了创纪录的 21.2 周。

加拿大农村居民面临着更严重的延误,在新不伦瑞克(平均)有 42 周等待期,在新斯科舍省(平均)有 38 周等待期。

二是税收负担问题

单一付款人体系将成为美国纳税人的负担。事实上,全民医保前十年就要花费 32.6 万亿美元。除非对中产阶级和工薪家庭增加税收,否则这 32 万亿美元是没有着落的。今天,18% 的全国 GDP 已经花费在了医疗上(私人医疗支出和政府支出的总和)。要在政府全面控制下维持类似水平的医疗服务,就需要巨额的政府支出和税收。

单一付款人体系下的监管机构,无疑会对服务实施限价。但结果只会在不扩大服务范围的情况下增加需求,从而导致更长的等待时间,某些群体(组别)的医疗可及性就会受到限制——就像我们今天在加拿大和英国看到的例子一样。为了避免等候时间大幅增加或就医渠道削减,就有必要增加税收。然而,如我们所见,即使在单一付款人国家,纳税人也是抵制税收增加的。当然,花在医疗资源上的支出增加,意味着花在其他重要资源上的支出减少。由于政府强制实施的医疗计划,通常关注的是可及性,而不是成本和质量,因此,这种对医疗而言受到限制的税收基础,结果将是患者的成本增加,无论是等待的时间,还有其他阻碍医疗获取的非货币性方法(比如政府人为限定哪个年龄以下的老年人才能更换髋关节)。

然而,最终患者将无处可去。如今,为了获得本国单一付款人体系所拒绝的医疗服务,许多加拿大人前往美国。但如果美国也接受了单一付款人体系,这一选项将被取消。之后,美国人需要前往一个没有单一付款人体系的地方,比如瑞士,以避免这些体系强加的限制。不用说,这将给体系外医疗资源的获取设下巨大的障碍。

富人仍然能够负担得起最优质的医疗服务。然而,许多普通人也许会发现:自己的境况要变得更糟。

(本文授权转发于私产经济学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