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信仰与自由

多少人必须死去才能拯救地球?

他们在敦促我们用一个200多年来从未正确过的论证,来连根拔除几乎全体人类的生活。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菲尔·麦格尼斯Phil Magness

翻译:禅心云起

在1979年第一届世界气候大会召开40周年之际,《生物科学》杂志发表了标题颇为不祥的文章——“全球科学家对气候紧急情况的警告”,开头即写道,“科学家”有道德义务,明确警告人类任何灾难性的威胁,并‘实话实说’。”“基于这一义务(…)我们,来自世界各地的1.1万多名科学家联署者,明确无误宣布,地球正面临气候紧急情况。”该警告还称,要应对这一紧急情况,必须采用一个令人震惊的方案:“世界人口必须保持稳定——最好逐步减少。”

这一“警告”本身,也许只是沿袭了大多数学术社论的老套,但为这项努力贡献了姓名和声誉的1.1万名“科学家”,却勾起了公众的想象力。媒体继续评论了这件事,几乎每家媒体都竞相报道。直到人们开始一探这11,000名联署者的资格。

名单上的气候科学家少得惊人。但是,确实也包括那些自称是“博士生”、“医学博士”和“动物园管理员”的人。以上仅仅是从字母A打头的姓氏中提取的样本。这让评论家兴高采烈。里面还出现了米老鼠和阿不思·邓布利多(《哈利·波特》系列中的人物,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的签名,让他们乐不可支。

这不知如何描述的11,000名学者在这类声明上签字,本身就彻底露出了马脚,而且完全不可牢恕。这1.1万人都建议了些什么?迅速实施“大规模的能源效率和节约措施”、“主要食用植物性食品”、创建“无碳经济”和“减少人口”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全球社会运转方式的重大改造”。

就这些东西?

他们的这组建议,几乎完全遵循了(某些)“经济学家”两个多世纪以来的一种奇特执念,即认为“人口过剩”的威胁,危及了人类的生存。在这一执念先前的版本中,这一威胁(人口太多)导致了资源消耗,会让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遭受苦难、陷入饥馑。

今天的科学家采用了同样的推理来应对气候变化。两种情况下,那些自称具有科学专业知识地位的学者,利用大家对“人口危机”即将到来的末日恐惧,推进大规模的社会工程项目,以便扭转历史的发展。但奇怪的是,预测中的人口灾难并未到来。我们只是被期待着相信,居于某种原因,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即使处方是一致的。

这个想法的根源可溯及18世纪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他以一个简单直观、貌似合理的观察开始:人类的人口扩张速度快于粮食产量增长速度,最终不可避免地让一般人蒙受生活质量下降的痛苦。在这点上,人们认为他很有说服力,以至于这个过程被称为“马尔萨斯灾难”

虽然马尔萨斯的宗教信仰,限制了他把这种直觉用于全面管制的目的,但他在19和20世纪的追随者,意图让国家力量参与到对人口比例的计划和控制当中,从而非自发地实施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在他的大名成为对大萧条宏观经济诊断的同义词之前,作为最著名的新马尔萨斯主义者之一而闻名于世。凯恩斯在1924年写道:“在深思熟虑的国家政策中,最重要的目标莫过于确保人口预算平衡。”实际上,凯恩斯把控制人口当成了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潜在政治根源、苏联粮食和政治危机,甚至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德国经济萎靡的“解决方案”。 

1927年,凯恩斯在伦敦马尔萨斯联盟【一家倡导避孕和生育控制公众教育重要性的英国社团,成立于1877年,1927年解散,它对英国工人阶级的贫困感到担忧,并认为人口过剩是贫困的主要原因。——译者注】发表了一篇迄今尚未公之于众的演讲。他在演讲中主张,恰当的人口政策,不仅必须实现人口的稳定,而且在人口增长模式逆转之后,还必须继续维持和培养具有一定特征的人口。起初,他谈到了生育控制,但将其融入了世代相承的社会计划伪科学——所谓“优生学”中几乎天衣无缝

凯恩斯预测:“在我们有生之年,[大不列颠]人口将停止增长,并且很可能减少。”彻底遵循马尔萨斯主义的逻辑,凯恩斯认为这既有益又必要,即使地球上的国家“现在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需要好几个世纪才能解决。”解决方案呢?凯恩斯总结道:“我相信,未来人口问题将在更大的遗传和优生学问题中呈现。”正如他笔记上一行潦草书写的句子进一步承认的那样,“质量必须成为当务之急。”

根据凯恩斯的观点,我们应对马尔萨斯灾难所需要的,是一个规模更小、“质量更好”的人口,由“预防性体检的强大武器”培育出来,并通过国家主导的人口政策进行管理。这就是当今气候行动主义运动中人口规划者背后丑陋的知识遗产和狂妄自大。

这一次,他们告诉我们,情况有所不同。但这是不得不然的,因为当马尔萨斯写下他最初的预测时,全世界10亿人口中有95%以上生活在极端贫困中。但迄今为止,人口增长了7倍多,却只有大约1/3的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马尔萨斯灾难并没有发生。相反,在全球范围内,我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财富和舒适,这一进程仍然势头不减。

然而,根据1.1万名联署人的说法,一个新的马尔萨斯式的临界点正在逼近。这一次原因不是资源枯竭本身,而是有太多人在享受繁荣果实的信念。电力、廉价和便捷的交通,甚至于肉类的消费,都从全球空前繁荣的迹象中,被重新分派了角色,变成气候的“压力” 。现在天要塌下来了,各国政府必须再次乞灵于毋须推敲的、旨在降低全球出生率的社会工程。

这就是探寻1.1万签名源于何处的意义。他们在敦促我们用一个200多年来从未正确过的论证,来连根拔除几乎全体人类的生活。这伙人绝对没资格这么做。永远存在的危险是,政客们会拿这些人及其坏主意作掩护,这种担忧一点也不牵强。

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在最近一次有关气候变化的市政厅会议上,又回到了马尔萨斯主义的源头。在回答有关全球人口过剩的问题时,他说,妇女“在美国(…)有权控制自己的身体,有权做出生育决定。在我看来,《墨西哥城协定》完全是荒谬的,它不答应美国向世界各地资助妇女堕胎甚至参与生育控制的组织提供援助。”他接着说,“尤其是在贫穷国家”,需要这样的措施。

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认为,美国人民对于穷国实施人口控制计划应谨慎的说法,是荒谬的。他藏在内心、不说出来的意思是,他认为凯恩斯是正确的。他认为,在发达的西方,我们需要决定在欠发达国家中应该降生多少人口,以及应该生育什么样的后代。

(本文授权转发于私产经济学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