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拉美最惹人厌的政治家当选总统的六个原因

当其他候选人承诺社会计划时(还是停留于老生常谈),博索纳罗宣布他正在听取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保罗·盖德斯的建议,并任命盖德斯为财政部长。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维尔伯特法官Jean Vilbert

翻譯:禅心云起

雅伊尔·博索纳罗可能是拉丁美洲最受人轻视的政治家。至少在一定比例人口中如此。有人说他是“热带地区的特朗普”——当然是语带贬义。尽管如此,他还是当选为巴西总统。这是怎么发生的呢?一个“恐同、厌女和种族主义的‘家伙’”(根据《卫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如何成为巴西的领导者呢?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大好的时机

巴西工人党14年任期(2003年至2016年)以怨声载道而惨淡收场。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和迪尔玛·罗塞夫的时代已经过去。罗塞夫因违反预算法被判有罪,并于2016年遭到弹劾后被免职。卢拉背上洗钱、腐败等罪名,2018年锒铛入狱。由于卢拉和罗塞夫都是靠惩治腐败的承诺当选的,这给了许多巴西人受骗上当的感觉。

更糟的是,该国陷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2016年,公共债务达到GDP的73.44%,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2014年至2017年,失业率从6.67%飙升至12.83%(将近1300万人失业)。巴西犯罪率上升至世界最高水平,2017年巴西有不少于63,880人被杀害。

一切似乎达到了极限,人心思变。

二:不同的议程

2015年前后,许多巴西人开始宣称,工人党推行的社会-市场模式已经失败。一种经济“宿醉”(公支出狂欢的恶果)令人感到不安。对于巴西本世纪初的繁荣是政府干预结果的这个谬论,质疑的声音到处充耳可闻。有些人开始小心翼翼地为“资本主义”辩护,称自由市场才是让贫困随商品经济繁荣、工业和服务业发展减少的真正原因

现在有很多人都赞成这个观点。

 于是,许多选民将目光转向了博索纳罗,一个没有金钱(只有很少的竞选开支)、没怎么上电视节目(只有几秒钟)、没有政治资本(远离大政党)的候选人。简而言之,他没有取胜的真正机会。至少,媒体和专家当时都是这么说的。

出于上述动机,这个国家迫切希望摆向经济自由的一端,而博索纳罗似乎是唯一愿意这么做的人。许多巴西人决定无视他身上的缺点(甚至是一些严重缺陷),希望彻底推行真正的经济改革。

博索纳罗是理想的政治家吗?远非如此。这种感觉似乎是种共识。的确,他身上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大多数支持他的巴西人,似乎并不赞同他针对一系列问题富有争议的苛刻言论。

但是,为什么大家还是支持他呢?

不管围绕他的一切争议如何,博索纳罗获胜的主要因素,也许说起来简单:他是唯一一名候选人,承诺复活长期受舆论声讨、对某些人来说仍难以言喻的一些政策。这些政策包括减少政府对经济的插手干预、减少税收和削减政府开支。他还支持一揽子大规模反犯罪计划。`

其他候选人呢?他们只是在不同程度上提出了缺乏新意的福利国家议程。

第三:左翼的失误 

如果你想让某人相信某件事,就不要因为他的现状而对他破口大骂或百般侮辱。

但这正是左翼对博索纳罗及其支持者所做的一切。

博索纳罗在民意调查中成为领先者之前,不过是一个实力弱小的代表——被认为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总统候选人。但他作为潜在赢家的出现,引发了左过度强烈的反应。

名人在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布了#NotHim (#EleNao,对他说不)的标签,其粉丝紧随其后。主流媒体发表了怒不可遏的评论分析,甚至都不打算给人保持中立的感觉。一般的人士每天都在咄咄逼人,谁胆敢承认他在考虑支持博索纳罗,都会遭到痛骂。

这种狂热最终引发了两极分化。歇斯底里的过度反应,倒让博索纳罗把几个心怀不满的异质群体(从保守派到自由至上论者)团结起来,激励他们一起支持自己。

为了给予博索纳罗致命打击,他的对手本可讲一个更有见地的故事。相反,他们全副努力集中于一叙述博索纳罗代表着踏出远离民主的一步,并对国家构成严重的威胁更糟的是,他们告诉选民,凡博索纳罗鼓舞起来支持他的人,大多是法西斯或纯粹的傻瓜。该策略适得其反。

很多人把这些猛烈抨击,理解成一种强加道德和智力精英主义的努力。此外,人们担心,左翼的策略造成了一种“民主认证”:只有符合了文化精英的要求,某件事物(或某个人)才能被称为是“民主的”。显然,这个冒犯到如此之多巴西人的策略,效果不彰,事实证明,这反而巩固了博索纳罗作为反体制局外人的候选资格。许多人因此认为,博索纳罗这样的人才是巴西所迫切需要的。

第四:意识形态谱系的扩展

毫无疑问,博索纳罗仍然是位颇具争议的人物。作为一名前陆军上尉,他的政治观点被贴上了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极右翼甚至法西斯主义的标签。博索纳罗反堕胎,反对枪支管制立法,反对同性婚姻。他的座右铭是“巴西高于一切”、“上帝高于所有人。”

的确,他的这种心态,伴随着怪诞的举止,让博索纳罗在巴西政界中成了某种异数。但他收获的支持,至少部分源自于左派试图给任何中左偏右观点都贴上“极右”标签的冥顽不化。

的确,巴西的政治光谱长期以来被局限于从极左到中左翼的范围之内。其他任何事物都被视为“法西斯主义”。到2018年大选之时,这种对于可以谈论什么的限制,彻底冰消瓦解了。这就是最近这出戏剧性事件的起因:对博索纳罗的行为方式和思想的严厉批评,可以被(部分地)看作是空虚的烟雾和反照的镜子。对左派来说,真正的问题是意识形态范式的支配规则被打破了。

第五:实用主义的考虑

不可否认,博索纳罗有许多不受欢迎的特点,包括他对军事独裁的钦佩。巴西人事实上都很清楚这一点,结果还是选了他。

例如,当其他候选人在谈论关于彻底平等、多样性和博爱之类抽象而不切实际的想法时,博索纳罗却在谈论公共安全、持久就业、更高薪水等等日常问题。当其他候选人承诺社会计划时(还是停留于老生常谈),博索纳罗宣布他正在听取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保罗·盖德斯的建议,并任命盖德斯为财政部长。当其他候选人在打击犯罪问题上表现得态度软弱时,博索纳罗承诺采取强硬措施。例如,当选后不久,他任命(被受够了犯罪的人们视为英雄的)法官塞尔吉奥·莫罗为司法部长。

因此,博索纳罗的当选最终代表了一国在绝望中的努力。巴西本有潜力成为伟大的国家,但它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却被数十年来的系统性腐败、猖獗的犯罪和反资本主义的心态所阻碍。

第六,遵照民主游戏的规则

不管众说如何纷纭,巴西选民拥抱博索纳罗,可不是什么不理性的行为。这一回,选民不是诱人民粹主义或神秘意识形态操纵的牺牲品。他们并不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有悖于自身利益投票决定。他们表现得相当理性。我们可以说,他们选择了自己认为最不坏的候选人——那个被认为此时此刻对国家最有利的候选人。

现在呢?当把希望寄托在博索纳罗身上时,巴西今后的表现会如何?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

(本文授权转发于私产经济学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