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亚马逊雨林火灾数据揭穿了社交媒体的神话

 在围绕生物多样性的辩论中,愤怒取代了理性,败坏了可行解决方案的探讨方式。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比尔·维茨 (Bill Wirtz

翻译:禅心云起

“我们的房子着火了”

巴西亚马逊雨林大火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让人根本无法忽略。

眼下,数百万计人在网上群情激昂地呼吁立即采取行动,再加上人们先前掌握的知识有限,很多报道都是不准确的假新闻,也就不令人感到惊奇。

各领域的名人,从体育明星到著名演员,都十分关注这个问题,主要通过推特。当有人问到,麦当娜、克里斯蒂安·罗纳尔多、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之间有什么共同点时,你大概会觉得,这是准备说一个有趣的笑话。其实上述这些人,都在网络社区分享了雨林火灾的照片。

事实证明,这些照片的年代要久远得多。比如法国总统发布的这张照片,是由一位2003年去世的摄影师拍摄的,这张照片问世起码16年了。

ma.jpg

马克龙说:

我们的房子着火了。确实如此。亚马逊(雨林),我们星球的肺,产生了世界上20%的氧气,正在熊熊燃烧。这是一场国际危机。七国集团的成员国,让我们在两天内见见面,讨论这个紧急情况。# ActForTheAmazon

甚至教宗方济各也加入了这场号召保护热带雨林的大合唱。

对于“拯救亚马逊”或“亚马逊告急”之类的呼吁,要做什么有意义的事,那就是实事求是。

我们知道巴西今年的火灾数量比去年多,但和2016年大致相同,低于2002年、2003年、2004年、2005年、2006年、2007年、2010年和2012年等好几个年份。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合作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的数据并不算太过出格。这些数据是在分析卫星图像时收集到的。

虽然2019年的火灾数量,确实比2018年的数量高出80%——你也许看到了这个数字被广泛报道——但也只比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高出7%。此外,目前大多数火灾发生在亚马逊雨林已经被砍伐的土地上。

data.png
1999-2019每年1-8月份的亚马逊雨林火灾(卫星监测到的火场数量)

人们为何担忧?

亚马逊河是“地球之肺”,生产“世界20%的氧气”,这仍然是一个流行迷思。在马克龙推文中,这位法国总统重复了这个谬误。事实上,上述两种说法都是不准确的,不仅仅因为你的肺并不制造氧气。

但当然,只要有媒体报道,包括美联社(这家媒体不得不撤回自己的报道),这个数字就会一直保持活力。“斯诺普斯”(Snopes,美国的一家专事事实查核和辟谣的网站)网站写道,

事实上,地球上几乎所有可呼吸的氧气都源于海洋,且足以维持数百万年之久。是有很多理由,对今年的亚马逊大火感到震惊,但耗尽地球的氧气供应,不该是其中之一。

所以,不,你不会因为亚马逊大火而窒息。

傲慢自大

动动心思,人们就会明白,我们从北美或欧洲(发达地区)的角度去评判巴西造林的方法有多么鲁莽。德国、法国、意大利或美国,都不存在类似于亚马逊的大片森林,原因很简单:以往的森林都被改造成了农田,并通过有效的土地利用,让当地社会变得富裕起来。

在巴西,80%的亚马逊雨林受到保护,维持着原生状态。与此同时,我们还须注意,近年来当地的森林砍伐率也下降了70%,只有小部分土地还可以用来种植大豆等作物。

相关国家领导者凌驾于巴西对亚马逊河流域的主权之上,误导公众传播“立即采取行动”的必要性。这些已经富起来的发达国家,以往对森林的砍伐比巴西要过度的多。对抗意外火灾(设因气候变化而增加)的意愿是存在的。然而过去几周的辩论方式会剥夺南美政治领导人以及投票支持他们的人民的权利。

把亚马逊地区约3,000万居民描绘成贪婪自私的野蛮人,需要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教他们全球环境挑战的知识,只会勾起人们对殖民主义的回忆。这个词的选择是谨慎的——现代环保主义已经发展成了这个样子:一群富裕的个人和国家告诉低收入人群,为了国际的环境安全,他们需要维持贫困的状态。

备择方案

关于亚马逊热带雨林火灾的争论是“禁欲对立革新”的另一版本。

全球农业消费和对肉类等产品的需求,据说引发了问题。依据这种叙述,只有减少消费,才能产生积极的结果。事实并非如此。通过基因改造和基因编辑,我们可以确认当前的问题,并运用当今的技术来解决。

2014年,转基因作物让农民可以少利用5,100万英亩的土地,就能生产出等量的粮食、纤维和燃料。如果没有转基因作物,我们还需要2,200万英亩玉米、1,900万英亩大豆、900万英亩棉花和150万英亩油菜籽。我们也知道在肉类领域的奇妙科学进步,“不可能汉堡”公司如今在大快餐连锁店提供美味的素食汉堡。【注:Impossible Foods Inc.是一家开发以植物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公司。公司成立于2011年,总部位于加州雷德伍德市,其成立宗旨是让人们在不影响健康和环境的情况下,享受肉类的美味和营养价值。公司从分子水平研究动物产品,然后从植物中选择特定蛋白质和营养物质,重现特定肉制品的体验和营养。】

我们文明的未来在于科学研究的新颖独创性,而不在于政府主导的抑制消费。我们需要的是不再误解我们真正的环境挑战,用真正的解决方案来解决实际的问题。

(本文授权转发于私产经济学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