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顺差,逆差”的概念源于错误思想

如米塞斯所指出的,顺差和逆差是代表重商主义谬见的名称,积重难返,以致于现在还在使用。

作者:朱海就

Screen Shot 2018-03-19 at 17.09.14.png

顺差和逆差这两个概念非常常见,但却是两个源于重商主义谬见的名词。这两个概念经常被运用到国家政策上,造成了不必要的贸易纷争。

如果货币和金银的输入超过了它们的输出,就称为“顺差”,英文称为“favourable balance”,意思是“有利的平衡”;如果货币和金银的输出超过了它们的输入,就称为“逆差”,英文是“unfavourable balance”,意思是“不利的平衡”。为什么会把顺差视为“有利的”,逆差视为“不利的”,这源于重商主义的错误认识:即他们把货币视为财富,认为流入货币多,财富就增加,货币流出,财富就减少,因此也是不利的。如米塞斯所指出的,顺差和逆差是代表重商主义谬见的名称,积重难返,以致于现在还在使用。

顺差和逆差是收支平衡的统计。这种统计如是个体来说,那是有意义的,因为可以提供有关他的信息,比如反映他愿意持有货币还是持有商品,如他更愿意持有货币,那么对他来说是“顺差”,相反,则是“逆差”,这样的收支平衡还可以反映他把货币花在哪里,向谁购买商品等等。顺差也好,逆差也好,都不代表“不平衡”,因为个体在减少货币的同时,增加了商品,或增加了货币的同时,减少了商品。

现在说的逆差和顺差不是对个体而言的,而是对一个团体(国家)而言的。对一个团体做这样的统计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种统计不涉及团体成员之间的“相互关系”。团体成员差异越大,这个收支平衡统计提供的信息就越少。比如这个团体由甲乙丙三人组成,甲有较多的货币,现在他打算减少货币,“购买”其他团体生产的产品(进口),而乙丙货币少,打算通过向其他团体提供商品和服务来增加货币,这个团体的货币总体上还是流出,也就是“逆差”,比如逆差两千元,这个数值能提供关于这个团体的什么信息呢?能够说明“逆差”对这个团体不利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实际上每个成员都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采取的交易行动,他们采取的都是自认为有利的行为,所以,“逆差”绝不意味着对他们不利。就如美国是大量逆差,这并不意味它反映了美国国民在贸易中处于不利处境。一般来说,加总的信息是不能反映有关个体的信息的。因此,也是不能把个体的收支信息进行加总,作为一个“团体”来处理的,除非成员“在他们的社会经济活动方面大体上是相同的”(米塞斯)。成员数量越多,差异越大,顺差和逆差所反映的信息也就越少。

“国际贸易”这门学科通常是以“国家”为单位分析国际间的收支平衡问题的,如上所述,国家不能作为贸易的分析单位,因为“国家”是不会贸易的,从事贸易的只能是个体,并且也不能把国家简化为个体来处理的。所以国际贸易这门学科的理论基础是错误的,它带有浓厚的重商主义的色彩。除了要从个体角度看贸易外,还要超越国界看贸易,国际间贸易和国内贸易并没有本质区别。

如米塞斯说,“产金国总是逆差”,因为黄金作为货币总是流出去的。现在美元是世界货币,相当于黄金的地位,美元流出,美国的巨额逆差是自然的,在美元通胀的情况下更是如此。美国的逆差很大程度上是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结果,是美国人“赚了”,而不是“亏了”的体现。

我们要区分没有干涉情况下的顺差和逆差,与政府采取干涉情况下产生的顺差和逆差。我们要反对的不是顺差和逆差本身,而是政府违背市场原则的干涉行为,如补贴、政府垄断等等。一个国家,如认为存在巨额逆差而就自认为受到了损害,那是很荒谬的。损害国民利益的,不是顺差和逆差,而是国家的反市场行为,无论哪个国家做出这种行为,都应该予以谴责。

(本文授权转发,首发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微信公共账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