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和对垄断的误解

竞争的自由度愈高,市场经济愈成为一个变革、转型和创造的舞台。但是,盯着一个所谓垄断状况的教科书图解,忽略之前或之后的事态,就难以洞悉这一切。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理查德·艾柏林(Richard M. Ebeling

翻译:禅心云起

monopoly_0.jpg

围绕着资本主义和竞争的含义,有着无数的误解和神话。可是在市场经济运作中「垄断」的含义及其相关性的巨大混淆面前,它们都显得相形见绌。垄断,从不偏不倚、实事求是的历史眼光看,几乎一向在政府干预创设、保护或强加它的情况下,才意味着严重的社会问题。

资本主义的批判者提议将「垄断」产业国有化,或把它们肢解为更小的「竞争性」企业,或管制它们的定价策略以影响其产出。对于垄断既存的或假定的“威胁”,批判铺天盖地、声势浩大。这些批判与经济学者思考「竞争」和「垄断」的独特方式相联系着,在教材表述中尤其常见,几乎每位修经济课程的学生都会接触到。

「完全竞争」的梦幻世界 

学生从教材中得知:市场分析的基准是「完全竞争」理论。在这个观念中,市场的供给一端有无数竞争者,每家竞争者都太小,以致无法影响报给买家的通行市场价格。因此,每位卖家都把市场价格看成是「给定的」。他们考虑自己的(边际)生产成本,根据市场上的最优产出量和最优供应量,对市场价格作出反应。

此外还可以假定,这个特别市场中,每位卖家出售的产品,与同一市场上其他竞争对手出售的产品相比,质量、外观和特征上完全一致。换言之,鉴于个体卖家会试图设计新的、更好的和改良的产品,以便在其从事经营的市场上胜过竞争对手,而在「完全竞争」世界里面,不存在这个意义上的竞争性产品差异化。

假定市场的进入和退出,都毫不费力,也无成本负担,任何由于市场需求变化(比如说),可察觉到的有待赚取的利润或有待避免的损失,几乎闪念间就得到恰当的校正,以至于这些利润或者亏损,不待时间流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确保以上一切的额外假设是,每个市场,无一例外,所有买家和所有卖家对所有相关的环境和条件都有着「完美」或「充分」的知识,不管需求还是供给,买卖双方本身都不会犯错,买家不会多付钱,卖家也不会少赚钱。

完全竞争中完美知识的逻辑悖谬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奈特(Frank H. Knight)正式将这个如今教科书上的「完全竞争」概念,在《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1921年)中予以正式化。可就在5年前,也就是1916年,奈特强调了这个概念里面的向壁虚构及逻辑悖谬:

「(…)理想完全竞争的不可能情况,那里时空归于湮灭,全知普遍存在(…)」

「然而,无所不知(完美知识)实际上是完全竞争的先决条件,而如果这是以其他方式来实现的,那无论变化的是数量还是种类,都不会扰乱理想经济规律的运作(‘完美竞争’市场的最优均衡)。」

一旦假定市场上的个人拥有「完美知识」,那么就可以确定市场总是处在完美的长期均衡状态,因为没有其他事态可以存在。

任何事物都不会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任何商品或服务的定价也从不出错。总「成本」无论何地何地,都等于总收入。人们永远无法赚取利润,也永不陷入亏损。

既然每个人都希望「最大化」他们的主观满意度(「效用」)或利润,又对所有当前和未来的情况和条件有着完美知识,每个人除了以「客观」最「优化」的方式来行动,再也不能以其他方式来行动,否则就会与最大化效用或利润的目的相抵触。

奥地利经济学家摩根斯坦(Oskar Morgenstern)在其1935年的文章《完美预测与经济均衡》中特别强调了完全竞争理论中完美知识假设的荒谬性:

「完全的预测(…)必然意味着眼力直达世界末日(…)」

「由于一切经济进程和给定条件的相互依存,还伴有其他一切事实,这个事态领域无论有多么狭小,都不能给出任何实例,预测它也不意味着同时能预测其他一切事态(…)」

「作出预测的个人,因此不仅要准确了解自身的交易对于价格的影响,还要确切知道其他每个人对于价格的影响,以及他本身未来行为对于其他人行为的影响,尤其是与他个人相关的其他人行为的影响(…)」

「个人必须对理论经济学有一个透彻洞察,否则又怎么能够遥遥领先地预测行动?」

而当奥地利经济学家哈耶克(Friedrich A.Hayek)在他的著名文章《知识在社会中的利用》(1945年)和《竞争的含义》(1946年)中解释说,这样的理论假设抹煞了我们通常认为是竞争的一切事实:卖家之间展开活跃的竞争,每个人的知识都是有限而不完善的,他们正试图找到方法和手段来制造新的、更好的、更便宜的商品,以便售给消费大众,以这种方式,他们创造了利润,避免了亏损。恰是这种富有活力和动态的真正竞争性市场过程,在价格尚未达到均衡的情况下运行,趋使市场朝着供求之间的协调均衡状态移动,随着时间推移,竞争就可能消除盈利或损失。

「完全竞争」这个概念假定了想象之中「完美的」市场均衡已经存在,而这是现实世界动态竞争有待实现的任务。哈耶克说,凭借一个标准或基准来评估和判断市场的实际状况,于是在大多数时候,就把几乎每个真正的竞争状态,必然当成了「反竞争的」从而可能是「垄断的」来加以谴责。

垄断的教材描述

但在「完美竞争」的理论世界里,市场供应商的行为是「垄断」的吗?从本质上说,他能够影响自家产品的市场售价,并使之与特定市场中任何其他卖家所售的产品呈现差异化。在教科书解释中,「垄断卖家」能够选择价高量少的组合,最大化利润,但这没有体现出,假如存在大量卖家而非仅有一个卖家,市场上出现的售价下跌和产量增加。

教科书描绘了这个垄断者的情况,以及他有能力在供求关系图解中选择他所愿的价格-数量组合。但是,在这种教科书图解中展示的垄断情形,既非过去也非未来。这是市场状况「超脱时间」的「定格画面」。图解本身并没有回答以下问题:

「过去的」市场或其他力量是如何造成了这种现状呢?鉴于当时这种情况,是否有什么市场力量在起着开拓「明天」来改变「垄断」现状的作用呢?是否有什么非市场(也就是哪一家政府设置的)障碍或禁令来阻止发生这种变化呢?

换言之,图解所绘的垄断状况,是脱离了以下语境来呈现的:这个垄断状况的「社会」意义,是否表明需要一个经济政策来「纠正」它的某些「问题」,由此合理分析和解释究竟可以得出什么结论。

也就是说,从贯穿时间的市场过程的角度来看,根本不存在什么「垄断问题」,而只存在市场淌过时间长河所经历的某一「过渡」阶段。

市场上可能出现「单一卖家」的原因

「垄断」(monopoly)一词源自古希腊文mono,意思是单一的,poly意思是销售者。在某个特定时期,一个市场上也许只有一个卖家,可原因多种多样。首先这可能是因为企业家发挥创造性,开发出一种新颖的或迥异的产品,因此他是市场上这种产品的头一个也是唯一一家供应商。毕竟,每个新创意,都必然从某一个人的头脑开始,而他愿意承担把这个创意市场化的企业家任务。

对于这种新产品或差异化产品而言,他预测消费者的未来需求有多准确,那他可能赚得的利润对于竞争对手就有多大的吸引力。这些对手竞相进入他的市场,借助竞争减少他所赚的利润,采用的策略方法是,制造和他的创意相仿的版本款式,比起最初的“垄断者”,外观更诱人,价格更低廉。

另一方面,如果这个单一卖家误判了自己产品的未来市场需求,并且蒙受了损失,那么竞争对手从社会需求的角度出发,也就没有多大欲望进入他的市场,浪费更多时间和资源来生产亏损产品——当然,除非他们发现了一条最初「垄断者」没有发现的获利途径。

其次,一个市场上只有一个卖家,也许是因为消费者需求极其有限,不能让一个以上在该市场中经营的卖家获利。想象一下,乡下小镇有一家杂货店。店主可能有利可图,可一旦对手进驻该地,开设了一家杂货店与之竞争,现在销售收入在两者之间分割,就可能皆不足补偿各自的运营成本;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市场过于狭隘,无法支撑多个卖家。

第三,市场上只有某个单独卖家,也许是由于他手中握有成功生产和销售某项产品所必需的关键资源或原材料的所有权或控制权。这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和柯兹纳(Israel M. Kirzner)指出的一种假设可能性。

自由市场竞争的动态运行

然而假以时日,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放长眼光,不囿于某时某刻的状况,就可以看到,如果出售这种特定资源产品会带来潜在的利润,与之对抗的市场力量,就有极大可能行动起来。

首先,这种状况会激励人们在「垄断者」的控制之外勘探和提炼这种资源或原材料的任何一种可能替代物,竞争者就可以在未来某个时候进入「垄断者」的市场。

其次,无论费时更短还是更长,如果这项产品有利可图,那就会激励竞争者从垄断者控制之外的替代资源或原材料来销售垄断者产品的替代品,让替代品的价格低于垄断者产品的价格。有朝一日,竞争性的市场力量终究会消除或至少削弱这种类型的「垄断」地位。

奥地利出生的经济学家熊彼特(Joseph A.Schumpeter)认为,动态市场经济的本质是,创新型企业家引进新的、更好的和改进的产品以及新的生产方法。要理解熊彼特所称的「创造性破坏」的竞争过程,就必须让目光超出任何看似「垄断」的现状,以长远的历史眼光,把市场看成一个贯穿时间的动态过程。

教科书关于「完全竞争」和「垄断」的概念,因此对于理解市场的实际运作而言,是毫不相关的,也是于事无补的。一如熊彼特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1942年)中所解释的那样:

「探究资本主义,我们就是在探究一个演化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从内部革新经济结构,不断地破坏旧的,不断创造新的。这个创造性破坏的过程,是资本主义的基本事实。」

「创造及维持资本主义引擎运转的根本动力,来自资本主义企业创造的新款消费品、新生产或运输方式、新市场和新型产业组织形式。」

「资本主义的现实,与教科书里的图景截然不同(…)重要的是这类竞争(…)源自新商品、新技术、新货源、新型组织的竞争(…)这个掌握决定性成本或质量优势的竞争(…)」

「几乎没有必要指出,我们现在考虑的这种竞争,不仅在它实际存在时起作用,而且在它仅是一个长期威胁时也在起作用。它在进攻之前就予以匡正。商家即便在所处领域中一枝独秀,也仍觉得自己处于竞争如影随行的态势之中。」

最好把市场竞争理解为时间过程

竞争的自由度愈高,市场经济愈成为一个变革、转型和创造的舞台。但是,盯着一个所谓垄断状况的教科书图解,忽略之前或之后的事态,就难以洞悉这一切。

假设你展示了一部影片的单帧画面,其中含有一个人悬于绝壁半空的影像。我们从中会得出什么结论呢?这一切都取决于该帧前后的内容。假设这个人被行凶者逼至绝境,之前他可怜的同伴,已被凶徒抛下悬崖、触岩而死。可这个人如果看到凶徒逼近,选择跳崖逃生,希望能够落入下面的河流,并游到安全的地方。

我们不知道如何评估和判断从电影中截取的那一帧的情况。这一切悬而未决,视情况而定。同理,我们也不知如何评估市场上只有单一卖家的市场状况,除非知道这个图解说明前后的市场过程。

对竞争及垄断状况要抱以更长远的目光。为证明这一点而非经济学教科书图解中的定格时刻才是事关紧要的,我们可以参考经济学家马克·佩里(Mark Perry)2017年10月20日在美国企业研究所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有趣文章。他把1955年「财富」500强企业名单,与60年后也就是2017年的数据做了比较。

这两个年份,只有59家企业保持上榜,也就是说,不到15%。1955年「财富」500强榜单中的许多公司,在2017年不仅落榜,而且早就消失了。这两个年份榜单上的许多公司,到2017年,有着与1955年相对不同的位次,有的较高而有的较低。2017年榜单上的许多公司,60年前还不存在,因此就不可能出现在1955年榜单上。

政府干预才是垄断问题的原因所在

那么,应该把这一类「反竞争」和「有害社会」的单一卖家也即「垄断」情形归咎于什么呢?这就要求我们理解国家在创造和延续这种状况中所起到的作用。

单个卖家(或少量卖家)在市场中存在的可能原因是,政府赋予它法律特权,使之成为政府驭下部分或全部地域内唯一的商品或服务生产者和/或销售者。这也是从亚当·斯密(Adam Smith)《国富论》(1776年)出版以来,经济学家频频用到的垄断的最古老含义或定义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特权垄断者因为他所受到的保护,免受任何直接的市场竞争,也就处在限制供给和提高价格以获得更高利润的地位,既然政府已经规定了,所有其他人参与市场竞争是非法的。这就是教材垄断图解中「定格画面」最贴近的一种情况,因为无法再通过市场竞争来改变这个「画面」。政府阻止了任何一个市场过程全力以赴发挥作用,扼杀了极大可能导致更开放市场的竞争。

但可以预料到,潜在竞争者仍可能试图开发和出售这些受到政府保护的垄断产品的各种替代品,只要这么做不触犯法律。而且,如果利润足够高,就可能吸引人情愿冒着遭到政府逮捕和监禁的风险,就会出现非法的「黑市」。

在现代美国史上,正是政府从法律上赋予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在全美的垄断地位。正是政府监管,从20世纪30年代中期到70年代末期,限制市场进入,管制价格和航线,以维持少数几家客运航空公司。正是政府对电波的管制,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把电台和电视广播压制在数量有限的几家公司。

可一旦这些政府创设和保护的垄断或近乎垄断的状况,从法律上被废止,通讯、旅游、信息和娱乐市场,告别政府特权和管制制度,就会爆炸式涌现出生机勃勃、形形色色和竞争激烈的供应商,还有我们如今愉快地认为理所当然的市场供应。

从长远眼光来看市场过程,极易证明,单一卖家的出现,以及看似「垄断」或者近似垄断的情况,在动态和创造性竞争的时间长河里,曾不能以一瞬。只要政府保障和保护私有财产权,确保所有自愿和合意契约的执行,在公平法治下保障秩序井然,「垄断」作为一个经济或社会问题,实际上也就是不存在的。然而,把政府干预引入市场体系,垄断就一定成为社会祸害和经济麻烦。

(本文授权转发,首发于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微信公共账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