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是资本主义对集体主义的胜利

感恩节的真正含义,是各式各样集体主义的失败,是资本主义的压倒性胜利。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理查德·艾伯林(Richard M. Ebeling

翻译:禅心云起

Screen Shot 2017-11-17 at 13.04.01.png

每逢一年的这个时候,无论这个年头,经济是起是落,今天,我们都要与家人和朋友团聚,一起享受感恩节的大餐。这个节日,是对早期清教徒祖先的纪念。他们从欧洲出发,跨越未知的海洋,在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迎来崭新的开始。然而,很少有人领悟到,感恩节也是对美国自由企业诞生的庆祝。

这群英国清教徒,他们之所以在1620年离开英国,乘坐“五月花号”穿越大西洋,不仅是为了逃避在他们的家乡所受到的宗教迫害。他们也希望抛弃他们眼中旧世界的坠落物欲和贪婪腐败。

两年的共产主义实践让普利茅斯的殖民者只有极少数人幸存下来。

在新世界,他们想要建立一个新耶路撒冷,不仅要在宗教上是虔诚的,而且要建立在社群共享和社会利他主义的全新基础上。他们的目标是柏拉图共和国式的共产主义。在这个世界里,人人共同劳动、分享一切,既不知道什么叫私有财产,也不知道什么叫自私自利。

他们努力的结果,记录在殖民地领导人威廉·布拉德福德的日记上。殖民者们集体开辟和耕作土地。但他们既没有得到原本期望的丰富收获,也没有创造出一种人人分享、欢快愉悦的友爱精神。

在殖民地,那些比较懒惰的成员,总是迟迟才到田间耕作,他们付出的劳动,悠闲而轻松。他们知道,他们及其家人将获得平均的份额,他们没有理由更加勤奋努力。殖民者当中更加勤劳者,愤愤不平于他们的努力成果,会被重新分配给那些消极装病的人。不久,他们也迟到早退,在地里不再干劲十足。

正如布拉德福德总督用他的老式英语解释的那样:

干得动活的年轻男子,抱怨他们花时间和气力,为其他男人的妻儿劳作,却没有分毫回报。强壮或四肢健全的人,没有分得更多衣食,这被认为不公,那么他也会变得像弱者一样,能干的活达不到别人的四分之一。年长位尊者,认为与年轻位卑者一块劳动、同衣同食,是对他们的不恭不敬。男人的妻子受到使唤,要为别人服务,给他们烹食、洗衣,她们认为这是一种不被她们丈夫容忍的奴役。

挫折和不满在人口中蔓延,作物欠收,而来自集体收成的配给份额,并不足以避免饥饿和死亡。因此,两年的共产主义实践,让普利茅斯的殖民者只有极少数人幸存下来。

人们意识到,如果下一季也像以往那样,将意味着整个社群的灭绝,殖民地的长者们,决定采用一些完全不同的尝试:引入私有财产权,每个家庭都可保留他们自己劳动成果的权利。

正如布拉德福德总督所说:

这样,每个家庭都分配到了一块土地,依据他们的人口比例…这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因为它使所有的双手都勤快起来,因此种出来的谷物,比起总督或别人可能借助的任何方式都要多,还给他省掉了很多麻烦,带来更大的心满意足。妇女现在自愿下地,携带孩子与她们一起播种,而在这之前,她们被视为软弱无力;如果强迫她们,会被认为是巨大的暴政和压迫。

普利茅斯殖民地体验到了食物的充裕。私有财产权,意味着劳动和奖励之间,现在有了密切的联系。勤劳成为每一天新的秩序,因为每个家庭的男男女女,都有各自独立的私人农场。当收获期来临,许多家庭生产的东西,不仅能够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且还会有盈余,可以用来与邻居自由交换、互惠互利。

布拉德福德称:

这时,收获的时节来临,现在,上帝赐予他们丰收,而非饥馑,时过境迁,许多人内心喜悦,祈福上帝。他们的耕耘成果就在眼前,所有人,不管怎样,都能很好地迎来新的一年。一些特别能干、更加勤奋的人,还有剩余售予他人,从这天始,任何普遍的短缺或饥荒,再也没有光顾他们。

艰苦的体验,给普利茅斯殖民者的教训是,从古希腊时代以来,凭借集体主义而非个人主义许诺天堂的思想当中包含着谬误。正如布拉德福德总督所说:

在这个共同历程和条件下,经过陈年累月的体验,在虔信和清醒的人们当中,可以很好悔悟出柏拉图和其他古代人的虚荣和自负——消除财产权,迎来公有财产制,会使他们幸福和繁荣;好像他们比神更聪慧。(就目前来说,)就像这个社群,结果滋生了混乱不堪和忿懑不平,工作本该使他们获得利益和舒适,却受到了拖延妨碍。

共产主义不符合人类本性和人类繁荣的这个认识,会使人绝望,或成为罪感的原由吗?在布莱德福德总督的眼里,情况可不是这样。这不过是接受了利他主义和集体主义与人性不一致、如果梦想繁荣那么人类制度就应反映人性的现实。布拉德福德州长说:

不可否认人不完美,这本身不是诅咒。我的答案是,所有人都有瑕疵,上帝在他的智慧当中,看到了适合他们的另一条道路。

“分摊财富”以及政府计划和管制人们生活的愿望,与柏拉图共和国的乌托邦幻想一样古老。清教徒祖先们经过尝试,很快意识到,作为一种让人们共同生活在一个社会当中的方式,它是破产和失败的。

让我们记住,我们真正庆祝的,是自由人和自由企业在美国新世界的诞生。

相反,他们接受了人本来应该的样子:勤奋工作、努力生产和锐意创新,只要允许人们自由地在自利心的指引下,改善自己及其家人的境况。并且,从他的努力当中产生出的有用财货的数量,使人们能够开展互惠互利的贸易。

在新世界的旷野中,普利茅斯清教徒从共产主义的虚无梦想,发展出资本主义心智健全的现实主义。在经济前景不确定的当今时代,值得回顾美国最初关于自由的实验和经验。

这是第一个感恩节给我们上的一课。每年的这个时候,当我们与家人、朋友一起团聚在餐桌上时,让我们记得,我们真正庆祝的,是自由人和自由企业在美国新世界的诞生。

换言之,感恩节的真正含义,是各式各样集体主义的失败,是资本主义的压倒性胜利。

(本文授权转发,首发于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