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伯尼·桑德斯必须向中产阶层增加税负?

桑德斯计划的后果无疑将是毁灭性的。由于对劳动力和资本的课税,国内生产总值(GDP) 将会下降9.5%。600万个工作岗位将会消失。平均而言,税后收入将会减少超过18%。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丹尼尔·比尔(Daniel Bier)

翻译:毕玮杰、王泓崧;校对:王泓崧(William Hongsong Wang)

1

威利·萨顿(Willie Sutton)是美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银行劫匪。在过去的30年里,他抢了100家银行,3次越狱并成功,劫得百万美元。今天,他以萨顿定律而出名(Sutton’s Law):据说,当记者问为什么他要抢银行时,萨顿打趣地回答,“因为那里有钱。”

萨顿定律解释了有关伯尼·桑德斯有关税收计划的一些不寻常的地方:其呼吁全面地大幅提高税收。为什么要对中产阶级增加税收呢?因为钱在他们那里。

所有政客面临的问题是选民爱索取,但讨厌为此付出。传统的解决方案是中间偏左的政客倾向向穷人和中产阶层让利,而由富人承担代价。

事情在美国大概就是这么运作的。收入水平最高的前1%的纳税人占全美收入的19%,支付38%的联邦所得税。收入水平是后50%的纳税人占全美收入的12%,并支付3%的联邦所得税收。以下这张来自美国传统基金会的图表,通过家庭收入组,展示了净上缴税金和所得收益:

2

但是桑德斯主张(免费大学、免费医疗,就业计划、更广泛的社会保障等)对于富人来说负担太重以至于难以承担,,他自己也知道这点。为了桑德斯的信誉,他在竞选中发放了不计其数的宣传册子。美国传媒沃克斯(Vox)的迪伦·马修斯(Dylan Matthews)总计了桑德斯迄今为止的增税提议,景象令人吃惊。

每个赚取25万美元以下的家庭将面临近9%的新增税收。随后,税率爆发式地提高,直到征收超过1000万美元的最高77%的所得税率。

3

免费支付

桑德斯声称,大部分人的平均所得税率税率将不会变动,但只有当你排除为支付其医疗保险计划的两个主要税种后,税率才不会改变。税率分别为2.2%和6.2%的“保险”税和工资税。桑德斯指望这些税种能负责新增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

但是情况越来越糟糕:桑德的国家统一支付医保计划将会花费超过80%的新增税收。左派学者肯尼斯·索普(Kenneth Thorpe,国家统一支付医保计划的支持者)认为,桑德斯的计划每年将会消耗超过1.1万亿美元,远远超过他主张的花费。这1万亿美元的差额源自桑德斯有问题的数据。例如:

桑德斯对每年在处方药上节省的金额比索普预计的要多3240亿美元。索普指出这是几乎不可能的。

他在一封邮件中写到,“2014年,私人保险计划在处方药上支付了1320亿美元,而在全美范围,我们总共花了3050亿美元。从全国层面看,私人保险的储蓄将使全国范围内的药品开支为负。

所以除非制药公司为你支付他们的药品费用,否则桑德斯的政府则需要进一步增税。

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发现,桑德斯提议的未来10年的增税总额已达13万亿美元。然而,“当经济产值萎缩时,该计划将最终仅能征税9.8万亿美元”

而桑德斯计划的后果无疑将是毁灭性的。由于对劳动力和资本的课税,国内生产总值(GDP) 将会下降9.5%。600万个工作岗位将会消失。平均而言,税后收入将会减少超过18%。

收入水平后50%的人的收入将会减少超过14%,最顶端1%的将会减少近25%。因为这样,反不平等战士可能会欢呼,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提高财政收入,把那些缴纳差不多占全部税收40%的人的收入消灭掉,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只是桑德斯计划增加1万亿美元税收的后果,他还可能需要将税收翻倍来应对国家单一支付医疗保险计划。他会在哪里发现这点?他将步欧洲福利国家的后尘。

与斯堪的纳维亚相似

 

桑德斯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比如丹麦、瑞典和挪威)的崇拜者,他的许多政策主张如法炮制北欧模式。而为了慷慨地支付他们的国家福利,他们征税,征税,再征税。

丹麦,挪威和瑞典都征收占GDP20-26%的所得税和工资税。相比之下,美国的税额才占GDP的15%。

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税率本身并不比美国高很多。丹麦最高税率比美国高30%,瑞典则比美国高18%,挪威实际上则比美国低16%——然而,挪威所得税增加的财政收入相比美国所增加的要高30%。

美国财政收入少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答案在于美国的税收制度是如何演进的,也在于在哪个临界点人们被高税率打击。

税务基金会解释道,

事实上,相当平坦的税率是斯堪的纳维亚所得税筹集到大量财政收入的原因。换句话说,他们以向大多数征收同样高的税率,而不仅仅针对高收入者采用高税率。

丹麦最高边际税率的60%适用于所有比平均收入高1.2倍的人。从美国的角度看,这意味着所有超过6万美元的年收入(美国人均年收入约5万美元,比平均收入高1.2倍则是6万美元)将会被课税60%。……

和美国相比,丹麦的最高边际税率为46.8%(综合州平均税率和联邦税率),这是美国人均收入的8.5倍于美国。相对地,只有极少美国纳税人要面对最高边际税率。

欧洲国家之所以可以支付巨大的福利项目,并非因为他们只向富人征更多税,而是向大量中产阶层征税。美国之所以现在不能这么征税,是因为美国社会有长期的政治协定,旨在保障向富人征收更多税收,以此收税相对穷人和中产阶级而言会更少。

4

钱到底在哪里

5

如拉弗曲线所示,在曲线上某一点之后提高税率,实际上会降低税收、增加失业、上海经济,并且会激励碧避税行为。

桑德斯的计划已经是对富人的重击了: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美国前3%富裕的家庭)的家庭将面临62-77%的边际税率 ,这意味着这些家庭每多增加0.75美元的收入,美国国税局就会征收其中的三分之二。

解决桑德斯收入难题的唯一途径是提高对中产阶级和上层阶层的税率,或者使得税率结构变得平坦,这样最高税率就会变得更低。你能发现为什么“进步分子”并不喜欢让税率递减成为桑德斯计划的一部分,但是政府的必须要从某处筹得钱。

当前,收入水平在后50%的人不需要支付太多所得税(总计仅340亿美元),但他们也没有赚得足够的钱来填补收入差距。即使不考虑高税率将会减少的就业和收入,使得这部分人的收税收相称于他们的收入,桑德斯也只能征收1070亿美元。

前5%收入水平的人几乎被桑德斯的计划榨干了,他们收入的20%-25%将要被扣除。很难想象,能从一块石头里榨到更多血来。

但是,收入在第50%和第95%的家庭(每年收入在3.7万美元到180万美元之间)占总收入的约54%——考虑到最高收入者将会被大幅增税,以上收入组占总收入的份额可能会增加。目前,上组家庭缴纳的税收只占总所得税的38%,并且尽管对他们有9%的增税,他们是仅仅因为原本的税收计划幸免被征收更多的税。他们的收入现在是税收树最容易实现的目标。

当中产阶级今年去投票时,他们应当记得萨顿法则。

 

---

如果您喜欢本文,欢迎给向荣学社微信打赏:

4.pic

也可以通过支付宝打赏任意金额:

Alipaytes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