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近距离看西班牙大选:西班牙左派政党——国家经济发展的噩梦

社工党如果在成功组阁后完全执行其政策,那么最终的结果就必然是西班牙企业家生产活动的减少,失业率的增加,政府财政赤字的进一步扩大,以及更多坐等政府福利的懒人。所产生的问题将不仅是经济的,更是政治的和社会的。

作者:William Wang

2018年4月28日,西班牙举行了4年内的第3次大选。比较熟悉西方国家议会制的读者应该知道,议会制国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频繁举行大选意味着该国的政治和经济情况相对不稳定。近年来,一系列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已经造成了西班牙社会的分裂。截止去年年底,西班牙的失业率高到14.45%(欧盟平均水平为7.9%),而25岁以下青年失业率则高达32.4%(欧盟平均水平为14.6%,仅次于希腊的39.7%以及意大利的32.6%)。尽管这些数字相比2008年经济危机顶峰时期有所下降,但是西班牙的这两项失业率数据远远高于欧盟平均水平。再加上其他方面的问题,导致民众对政治现状不满,因此才会有近年来频繁大选的情况。

历史:建制派政党的失败

那么,是什么样的因素导致了目前西班牙政局的动荡和经济发展的停滞呢?事情还要从上个世纪70年代说起。1975年,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Franco)去世,随后西班牙恢复了立宪君主政体。在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以及首相阿道夫·苏亚雷斯(Adolfo Suárez)的领导下,西班牙在1977年举行了自1936年弗朗哥上台后的第一次全国性自由大选。随后,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历次西班牙议会选举的获胜者,都是两个建制派政党中间偏左的社工党(PSOE)以及中间偏右的人民党(PP)的“二人转”。

这种看似稳定的政治局面一直持续到2007年经济危机的爆发。经济危机爆发后,西班牙失业率从2007年的8.3%暴增到2010年的20.1%。2011年的青年失业率超过45%,当年全国全国失业总人口达491万,这是1975年弗朗哥去世后西班牙最尴尬的经济记录。由于民众的不满日益加深,社工党首相萨帕特罗(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迫于压力,不得不于2011年提前举行大选。而大选胜利后组阁的人民党拉霍伊(Mariano Rajoy)由于没有进行真正和彻底的市场化改革,民众的实际感觉并不强烈。截止2014年年底,西班牙的失业率和青年失业率依然分别高达23.6%和58.2%

愤怒:极左政党的崛起

如果建制派的社工党和人民党都不能解决问题,西班牙的选民当然要考虑完全不同的政策选项了。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大选中,向民众提出将各种经济产业全面国有化的极左政党我们能党(Podemos)连续取得众议院超过60的席位。在当时,对建制派不满的一些民众认为既然建制派政党无法解决问题,那么西班牙不妨尝试一下新的政党。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正如经济学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所言,企业家是市场经济的核心驱动力。市场的信息是主观的和分散在不同个体间的,因此,在市场第一线的企业家才能更好获取信息,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此外,由于货币收入的存在,使得企业家有激励去不断为消费者创造价值和提供服务。因此,我们能党提出的将企业国有化并交给中央政府来指挥的主张一旦得到执行,必然使得向消费者提供服务的企业家群体的大量减少,最终消费者将很难通过市场的自愿交换获得他们想要的产品,消费者不得不将依赖政府低效和缺乏激励的产品供给,最终导致“均贫”。令人讽刺的是,与我们能党政见极为相似的委内瑞拉,已经由于经济国有化造成的市场供给缺乏等政策性因素,造成了至少230万人处于饥饿状态,而全国只有10%的人口有足够的食物可以享用。

委内瑞拉的情况,对于许多西班牙选民来说,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通过对比委内瑞拉查韦斯主义经济政策的分析,不少选民发型我们能党与其类似的政见缺乏说服力。我们能党疯狂的国有化主张,虽然让部分民众在前两次大选中对其大力支持,但是仅有的60个席位并不占众议院多数,因此该党的激进国有化经济政策并没有被大多数西班牙选民接受。相反,在议会获得权力的我们能党不仅没有履行其承诺的经济政策,而且还由于各种腐败和内讧丑闻让该党的支持率直线下降。最终,在本次大选中,我们能党只获得了众议院350个席位中的42席,在民众中的支持率大幅下降。

停滞:社工党的大政府政策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西班牙的经济政策将会出现朝向市场化方向的变革呢?前景或许并不容乐观。虽然我们能党在这次众议院选举中席位大幅下降,但是建制派的左派社工党在这次大选中获得了123个席位(比上次大选增加了38个席位),加上我们能党的42席,左派联盟总共将会获得165席,他们只要在拉拢10个席位左右的小党就可以获得组阁需要的众议院半数的175席。因此,社工党获得组阁权的可能性很大。

在选前的集会及辩论中,社工党党首、现任首相桑切斯(Pedro Sánchez)的主要观点之一就是通过扩大政府支出以及增税等来解决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社工党主张将西班牙的个人所得税率(IRPF)提高:年收入超过13万欧元的人群的收入将会提高0.4个百分点,而对年收入超过30万的人群,边际税率将从目前的45%-47%提高到49%。桑切斯认为,企业实际应当缴纳不小于15%的税收,大公司的企业税应保持在25%左右。他还要求立法弥补西班牙的税收漏洞。同时,他还主张增加公务员的工资,并允许西班牙17个自治区增加政府开支。

尽管西班牙的债务占该国GDP的比率为98%,远高于欧盟平均水平,但桑切斯领导的社工党不为所动,依然坚持扩大政府规模及增税的经济政策,他们甚至天真地认为增税可以解决西班牙的财政赤字。从经济学角度看,桑切斯政府的观点完全站不住脚。短期内的增税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财政赤字,然而从长期看,桑切斯的政策实际上是饮鸩止渴。尽管企业家等高收入群体的收入比一般的工薪阶层要高,但他们会将收入用于进一步的扩大生产投资及消费。企业家扩大生产投资将会使得更多的工人被雇佣,而高收入人群扩大消费则会使从事服务业的人增加收入。相反,如果像桑切斯政府那样向高收入群体增加税收,结果就是这部分群体本来可以为劳工创造的就业岗位和收入消失。接下来,劳工阶层的生存将不得不依靠桑切斯当局从高收入群体掠夺来的财富为生。这样的经济政策不仅会导致失业的人越来越依赖政府发放的福利,养起懒人,并且由于税收的提高,企业家投资和生产的激励也将会减少,而其他高收入群体也可能离开西班牙,前往税收更低的国家消费。因此,社工党如果在成功组阁后完全执行其政策,那么最终的结果就必然是西班牙企业家生产活动的减少,失业率的增加,政府财政赤字的进一步扩大,以及更多坐等政府福利的懒人。所产生的问题将不仅是经济的,更是政治的和社会的。

因此,左派的两个政党我们能党和社工党的经济政策已经并将会对西班牙的经济造成更大的灾难和噩梦。

 

作者为西班牙华裔经济学家,西班牙胡安·德·马里亚纳研究院(Instituto Juan de Mariana)会员。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