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正如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中指出的那样,工程学是为工程师服务的,而不是为社会科学家服务的。同样地,管道是好的,也是必要的,但是经济学家-管道工,主要是充当一名管道工,而不是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从某种角度说,这种微观局部的减贫实验是十分可笑的,如果非要采用实验方法,还有比东西德、南北韩、智利和委内瑞拉等等更好的对照实验吗?或者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减贫人口8.5亿这个最大的“对照实验”? 继续阅读“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市场与中国, 文章

技术知识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吗?

(欠发达国家)缺乏的不是西方技术方法的知识(‘掌握诀窍’);这些知识要学到手,简直易如反掌。以言传身教或书本教材的形式传授知识的服务容易买到。(欠发达国家)缺乏的是对实施先进技术乃必要的储蓄资本供给。

继续阅读“技术知识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吗?”

市场与中国, 文章

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最新获奖者促环境管制

自由市场已成为带来清洁技术和新兴创意的最强力量之一。创新、财富创造和身体更健康的人,都会在世界上经济最自由的地区找到。不幸的是,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忽视了国家的核心问题——带来污染和贫困的政府失败。

继续阅读“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最新获奖者促环境管制”

市场与中国, 文章

为什么伊瑟雷尔·柯兹纳应该获得诺贝尔奖

2014年秋天,坊间开始出现柯兹纳(Kirzner)和威廉·鲍莫尔(William Baumol)教授有机会成为诺奖候选人的传闻。传闻的源头来自于一家名为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专业信息提供商,而汤森路透得出这一结论的依据在于学者对这两位教授作品的援引数量。尽管我们无法了解汤森路透使用的数据库,但是为了便于读者自行查证,你们同样可以借助谷歌学术搜索柯兹纳和鲍莫尔教授,也能够了解到他们在学术界所具有的影响力。

继续阅读“为什么伊瑟雷尔·柯兹纳应该获得诺贝尔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