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知识与作为一种强制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第一章笔记

对计划的当局而言,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无知”难题,他们并不能比企业家更了解分散且主观的信息,或更快发现瞬息万变的利润机会。他们并不能解决无数人的偏差,因为他们的计划和无数人的计划是不一致的,这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Continue reading “知识与作为一种强制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第一章笔记”

市场与中国, 文章

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能结合吗?

有的人认为,把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既可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优势,又可以发挥社会主义在“集中力量办大事”方面的优势,而德索托的文章说明这是一种幻象。市场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是新古典均衡模式,这种模式对资本主义市场真实运行的描述是极为有限、极为贫乏和极容易引起混乱的。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能结合吗?”

文章, 信仰与自由

解放神学的经济学

“自由市场对人的宽容并没有超越上帝的标准,上帝对于正义或不正义均一视同仁。”……在西方,道德标准和对上帝的虔诚的下降与自由市场并没有因果关系。事实上,“自由社会基础的崩溃”,就是在人们背弃了对超越“一切国家或社会秩序”的信念和“内心深处的原则”后发生的。

Continue reading “解放神学的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