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市场不是训导老师——比较奥派与芝派的不同

奥派采用因果-现实主义方法,力图构想并解释现实中不同个人差异化且可变的“价值序表”(value scales)——这构成了人类交换关系的基础,并促成动态市场中时刻进行交换的价格和数量。相形之下,芝加哥学派虚构出完全竞争的静态模型,将市场描绘成一个会生成超人类型价格奖惩体系的机制,驯服(或者被政策制定者用来驯服)不守规矩或非理性的个体经济行为。

Continue reading “市场不是训导老师——比较奥派与芝派的不同”

市场与中国, 文章

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能结合吗?

有的人认为,把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既可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优势,又可以发挥社会主义在“集中力量办大事”方面的优势,而德索托的文章说明这是一种幻象。市场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是新古典均衡模式,这种模式对资本主义市场真实运行的描述是极为有限、极为贫乏和极容易引起混乱的。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能结合吗?”

市场与中国, 文章

《市场的本质:人类行为的视角与方法》书评

除了单纯的政策建议,中国从上到下都要深刻理解企业家才能和市场经济的真正含义,并且形成对市场和法治的信仰和实践,只有对观念和信仰的实践才能真正推动中国朝向一个以尊重企业家才能为导向的路径,持续推动经济增长和扩大个体福利和自由。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的本质:人类行为的视角与方法》书评”

市场与中国, 文章

马克思对现实的逃避

马克思对现实的背离不过是一种希望资本主义、劳动分工和竞争性交易能够在没有成本、原则、专业化和对两难困境做出抉择的条件下进行的幻想。就如一个不愿接受自己所有愿望不能同时满足这一事实而顿时嚎啕大哭的孩童,希望在一个幸福的仙境中有人或者某种力量能够为他和所有人带来物质的丰裕。

Continue reading “马克思对现实的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