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信仰与自由

终结石刑:耶稣和个人人格革命

我把真正的自由视作免于恐惧:对死亡的恐惧和迷失充盈的自我,把人们驱往无限的嫉妒和暴力,从上述焦虑不安中寻得轻松解脱。但这也包括今天一般构想的自由主义运动:人们以不再参与对邻人集体暴力侵犯的愿望为动力的运动。

Continue reading “终结石刑:耶稣和个人人格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