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信仰与自由

不向邪恶低头的米塞斯

米塞斯人生和事业的影响,迄今有如洪钟大吕般回荡了一个多世纪。他的著作和榜样,在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中,仍然历久而弥新。他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终有一天能够治愈我们最大的病痛。而他的楷模,能在我们心中激起勇气,那些我们无法回避、必须面对的考验所需要的无上勇气。

Continue reading “不向邪恶低头的米塞斯”

市场与中国, 文章

什么是奥地利经济学派?

虽然米塞斯从未获取和他相称的付薪学术职位,但在纽约大学,他身边聚满学生,就像他在维也纳时一样。甚至在米塞斯移民之前,新闻记者黑兹利特作为他最首要的支持者,在《纽约时报》、《新闻周刊》给米塞斯的著作撰写书评,并以《一课经济学》这样的经典之作,来推广普及米塞斯的思想。然而,黑兹利特也为奥地利学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逐句批判了凯恩斯的《通论》,为萨伊的作品辩护,恢复了萨伊在奥地利学派宏观经济理论的中心地位。黑兹利特遵循米塞斯坚守原则、永不妥协的榜样,被迫四度离开新闻媒体的高位。

Continue reading “什么是奥地利经济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