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世界不能没有思想市场

任何社会变革,都从观念的转变开始。观念是思想市场的产物。从某种意义上讲,思想市场从古到今一直存在。但是在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国家,思想市场的竞争程度或者自由程度有很大的不同。有时候更宽松,有时候受限制更多。不同的国家情况也不一样,有些国家的思想市场竞争性比较强,有些国家比较弱。

继续阅读“世界不能没有思想市场”

文章, 信仰与自由

36个理性乐观的新年决心

让我们决心,我们每一个人,身体力行地,悄然无声地,每月至少向一人介绍自由至上的观念和经济学的思维方式,指导和培养其理智的发展,这样一年以后,我们每个人就可以说,“我派给自己12个(或更多)以往对自由和真理热情不怎么高的人,并协助他们参与到这一追求的行列中来。
继续阅读“36个理性乐观的新年决心”

市场与中国, 文章

计划经济的不可能性

计划当局越是坚持对某个生产进行计划,就越是难以实现这个目标,因为它未依法获得足够的时间信息来组织和协调社会。它所有的行为都是在试图使用强制去消灭“真实的人”,并限制行动人的企业家才能,这意味着更严重更扭曲的社会失调状态将会出现。
继续阅读“计划经济的不可能性”

文章, 活动, 企业家才能和市场过程的含义经济学研讨班

2018-19学年度企业家才能与市场过程的含义经济学研讨班第五讲:现在财和未来财:纯粹利息率。

2018-19学年度企业家才能与市场过程的含义经济学研讨班第五讲今天下午在马德里举行。

继续阅读“2018-19学年度企业家才能与市场过程的含义经济学研讨班第五讲:现在财和未来财:纯粹利息率。”

市场与中国, 文章

市场不是训导老师——比较奥派与芝派的不同

奥派采用因果-现实主义方法,力图构想并解释现实中不同个人差异化且可变的“价值序表”(value scales)——这构成了人类交换关系的基础,并促成动态市场中时刻进行交换的价格和数量。相形之下,芝加哥学派虚构出完全竞争的静态模型,将市场描绘成一个会生成超人类型价格奖惩体系的机制,驯服(或者被政策制定者用来驯服)不守规矩或非理性的个体经济行为。

继续阅读“市场不是训导老师——比较奥派与芝派的不同”

市场与中国, 文章

知识与作为一种强制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第一章笔记

对计划的当局而言,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无知”难题,他们并不能比企业家更了解分散且主观的信息,或更快发现瞬息万变的利润机会。他们并不能解决无数人的偏差,因为他们的计划和无数人的计划是不一致的,这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继续阅读“知识与作为一种强制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第一章笔记”

市场与中国, 文章

技术知识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吗?

(欠发达国家)缺乏的不是西方技术方法的知识(‘掌握诀窍’);这些知识要学到手,简直易如反掌。以言传身教或书本教材的形式传授知识的服务容易买到。(欠发达国家)缺乏的是对实施先进技术乃必要的储蓄资本供给。

继续阅读“技术知识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吗?”

市场与中国, 文章

保护主义如何侵蚀法治

某些行业,就像濒危物种一样,被列为值得保护的行业。有的是因为徇私而受益,有的是因为那些有权制定规则的人在经济上的愚昧无知。可效果都一样。虽然少数人得益,多数人受损,最强烈感受到新关税切肤之痛并具有政治影响力的人,如今也有动机去寻求类似的好处。

继续阅读“保护主义如何侵蚀法治”

市场与中国, 文章

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最新获奖者促环境管制

自由市场已成为带来清洁技术和新兴创意的最强力量之一。创新、财富创造和身体更健康的人,都会在世界上经济最自由的地区找到。不幸的是,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忽视了国家的核心问题——带来污染和贫困的政府失败。

继续阅读“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最新获奖者促环境管制”

文章, 信仰与自由

不向邪恶低头的米塞斯

米塞斯人生和事业的影响,迄今有如洪钟大吕般回荡了一个多世纪。他的著作和榜样,在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中,仍然历久而弥新。他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终有一天能够治愈我们最大的病痛。而他的楷模,能在我们心中激起勇气,那些我们无法回避、必须面对的考验所需要的无上勇气。

继续阅读“不向邪恶低头的米塞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