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最新获奖者促环境管制

自由市场已成为带来清洁技术和新兴创意的最强力量之一。创新、财富创造和身体更健康的人,都会在世界上经济最自由的地区找到。不幸的是,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忽视了国家的核心问题——带来污染和贫困的政府失败。

Continue reading “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推最新获奖者促环境管制”

文章, 信仰与自由

不向邪恶低头的米塞斯

米塞斯人生和事业的影响,迄今有如洪钟大吕般回荡了一个多世纪。他的著作和榜样,在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中,仍然历久而弥新。他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终有一天能够治愈我们最大的病痛。而他的楷模,能在我们心中激起勇气,那些我们无法回避、必须面对的考验所需要的无上勇气。

Continue reading “不向邪恶低头的米塞斯”

文章, 信仰与自由

在全球撒播仇恨种子的麦凯恩 以更多民族主义对抗民族主义

约翰·麦凯恩8月25日离开人世。这位冷战后最具影响力的鹰派,曾积极推动了伊拉克战争及多起美国海外派兵。

然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他生命所剩无几的时候,尽管他总体上仍在为美国对外干涉战争辩护,可也不时冒出一些悔恨之语。2018年,病榻中的麦凯恩在《永不停歇的浪潮:美好时光、正义事业、伟大战斗和其他感悟》一书中惊人承认:“入侵伊拉克的主要原因(萨达姆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错误的。这场战争,连同它在生命、财富和安全方面的代价,只能被评价为一个错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我不得不承认我对这场战争也要分担责任。”

他还留下了这样的遗言:“当我们把爱国主义和部落式的竞争混淆,并在全球每个角落播下愤怒、憎恨和暴力的种子时,我们削弱了自己的伟大。”这句话几乎可以当成理解本文的钥匙。希望他的这些临终忏悔能激发起我们每个人对于永久战争的反思。

Continue reading “在全球撒播仇恨种子的麦凯恩 以更多民族主义对抗民族主义”

市场与中国, 文章

土耳其可能造成比 希腊更严重的危机

埃尔多安自称是“利率的敌人”,希望通过维持低利率来降低借贷成本,刺激经济无止境的增长,另一方面又好大喜功,希望扩大货币供应来接济他的选民,并给裙带利益集团带来无限好处。正是这种错误的凯恩斯主义货币理念及操纵,导致了目前严重的土耳其危机。

Continue reading “土耳其可能造成比 希腊更严重的危机”
市场与中国, 文章

《“我是药神”错在哪了》错在哪了——别把表象当原因

文章很长,实例丰富,但遗憾的是,这类文章的通病是:误把现象当原因。而且结论最后错的离谱,把中间商加价也列入原因,和早年呼吁取消农产品中间商以降低菜篮子价格的人一个水平,把监管漏洞和违法行径当成了问题的原因,更是明显不懂经济学原理。其实高价药的真正原因,各国差不多,可以高度精炼概括为两个字:垄断。

Continue reading “《“我是药神”错在哪了》错在哪了——别把表象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