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加拿大医保体系的残酷真相

把均等获取当成医疗体系的最高道德标准,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值得追求的目标,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牺牲个人自由和私有财产权。美国医疗体系并不是自由市场的光辉典范。事实上,美加医疗体系都有一个共同点:病人的大部分医疗费和医生诊费都由第三方而不是病人支付。

继续阅读“加拿大医保体系的残酷真相”

市场与中国, 文章

我们是否足够好到配得上自由——市场经济观念在巴西崛起

我们坚信,如果那些市场经济观念的支持者继续努力和明智地工作,那么这个国家的好日子就指日可待。 继续阅读“我们是否足够好到配得上自由——市场经济观念在巴西崛起”

市场与中国, 文章

查韦斯在委内瑞拉的工业国有化带来了什么?

对于委内瑞拉的悲剧,人们决不能津津乐道。我们必须从中吸取教训。如果我们对此加以拒绝,恐怕这种命运,很快就会在我们眼前重演。 继续阅读“查韦斯在委内瑞拉的工业国有化带来了什么?”

市场与中国, 文章

医疗的经济学和社会学 —— 兼谈如何创造良性的医患关系?

一个观念上的陷阱,就是谴责现状和市场化,而对其他选项,则不加以分析和批判。在你支持延缓医疗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之前,最好列出你的目标,看看其他体系能否更好地满足这些目标。 继续阅读“医疗的经济学和社会学 —— 兼谈如何创造良性的医患关系?”

市场与中国, 文章

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正如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中指出的那样,工程学是为工程师服务的,而不是为社会科学家服务的。同样地,管道是好的,也是必要的,但是经济学家-管道工,主要是充当一名管道工,而不是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从某种角度说,这种微观局部的减贫实验是十分可笑的,如果非要采用实验方法,还有比东西德、南北韩、智利和委内瑞拉等等更好的对照实验吗?或者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减贫人口8.5亿这个最大的“对照实验”? 继续阅读“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