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医疗的经济学和社会学 —— 兼谈如何创造良性的医患关系?

一个观念上的陷阱,就是谴责现状和市场化,而对其他选项,则不加以分析和批判。在你支持延缓医疗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之前,最好列出你的目标,看看其他体系能否更好地满足这些目标。 继续阅读“医疗的经济学和社会学 —— 兼谈如何创造良性的医患关系?”

市场与中国, 文章

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正如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中指出的那样,工程学是为工程师服务的,而不是为社会科学家服务的。同样地,管道是好的,也是必要的,但是经济学家-管道工,主要是充当一名管道工,而不是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从某种角度说,这种微观局部的减贫实验是十分可笑的,如果非要采用实验方法,还有比东西德、南北韩、智利和委内瑞拉等等更好的对照实验吗?或者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减贫人口8.5亿这个最大的“对照实验”? 继续阅读“经济学家不是管道工——对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得主的评论”

市场与中国, 文章

产权如何帮助保护亚马逊雨林——市场环保主义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是可憎的:为了拯救某些动物,我们必须猎杀一些兽类;或者为了拯救某些森林,我们必须砍伐一些林木。

继续阅读“产权如何帮助保护亚马逊雨林——市场环保主义”

市场与中国, 文章

企业组织的经济学理论

有充分理由将企业组织置于核心位置,而不是将其看成是市场上一个无足轻重的现象。因此,我试图在《奥派经济学季刊》的一篇文章中表明,企业不仅在市场中发挥了作用,它还应该是创造财富的市场过程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文明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不仅仅是个法律实体——它是市场的基石,也是追求企业家利润的工具。

继续阅读“企业组织的经济学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