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企业组织的经济学理论

有充分理由将企业组织置于核心位置,而不是将其看成是市场上一个无足轻重的现象。因此,我试图在《奥派经济学季刊》的一篇文章中表明,企业不仅在市场中发挥了作用,它还应该是创造财富的市场过程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文明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不仅仅是个法律实体——它是市场的基石,也是追求企业家利润的工具。

继续阅读“企业组织的经济学理论”

市场与中国, 文章

美國女足為薪酬待遇不平等發起訴訟——她們需要補上基礎經濟學課

為什麼美國男、女足不能成為完美替代品呢?或許體育消費者存在著性別歧視。也許在某些客觀事實方面,女足的產品不如男足的好。從薪酬角度來看,原因無關緊要。沒有任何經濟上的理由表明為何類似努力就該產生相似的報酬,更沒有什麼理由表明為何不同產品應該產生相似的報酬。

继续阅读“美國女足為薪酬待遇不平等發起訴訟——她們需要補上基礎經濟學課”

市场与中国, 文章

近距离看西班牙大选:西班牙左派政党——国家经济发展的噩梦

社工党如果在成功组阁后完全执行其政策,那么最终的结果就必然是西班牙企业家生产活动的减少,失业率的增加,政府财政赤字的进一步扩大,以及更多坐等政府福利的懒人。所产生的问题将不仅是经济的,更是政治的和社会的。

继续阅读“近距离看西班牙大选:西班牙左派政党——国家经济发展的噩梦”

市场与中国, 文章

世界不能没有思想市场

任何社会变革,都从观念的转变开始。观念是思想市场的产物。从某种意义上讲,思想市场从古到今一直存在。但是在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国家,思想市场的竞争程度或者自由程度有很大的不同。有时候更宽松,有时候受限制更多。不同的国家情况也不一样,有些国家的思想市场竞争性比较强,有些国家比较弱。

继续阅读“世界不能没有思想市场”

市场与中国, 文章

计划经济的不可能性

计划当局越是坚持对某个生产进行计划,就越是难以实现这个目标,因为它未依法获得足够的时间信息来组织和协调社会。它所有的行为都是在试图使用强制去消灭“真实的人”,并限制行动人的企业家才能,这意味着更严重更扭曲的社会失调状态将会出现。
继续阅读“计划经济的不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