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计划经济的不可能性

计划当局越是坚持对某个生产进行计划,就越是难以实现这个目标,因为它未依法获得足够的时间信息来组织和协调社会。它所有的行为都是在试图使用强制去消灭“真实的人”,并限制行动人的企业家才能,这意味着更严重更扭曲的社会失调状态将会出现。

作者:曾鹏鹏

计划经济是根据政府的计划来决定资源分配的经济制度,也即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怎样生产、如何分配等都由计划当局来制定。在德索托教授看来,这是针对企业家才能自由发挥的制度性强制或侵犯,难以实现计划当局所希望的目标。

计划当局与信息绝缘

人类社会以一种去中心化的(decentralized)姿态展开,每个人都拥有一些排他性的实践信息和分散信息,后者大部分都是隐含的不可言说的。这些信息的体量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无法被清晰准确地表达,遑论传递给任何计划当局。而在现实生活中更加实际的情况则是,人们在调整自己的行为的时候往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这样做,也即无意识的(unconsciously)、非有意的(unintentionally)。他们只是自发地利用他们认为有用的目标去实现他们特定的目的,其中所涉及到的具体知识只有在特定行为中的人才能够得以了解。

而当我们以一个动态的视角来观察现实生活,我们会发现当行动人发挥企业家才能的时候,他们在不断地创造和发现新的知识——你该如何将还没有被创造出来的知识或信息传递给计划当局?自媒体人将自己写“爆款文章”的动机和方式上报给计划当局后,再等待指令去写是不可能的,企业家在面对利润机会的时候也是如此——这些“无中生有”,“转瞬即逝”的知识根本不可能传递给计划主体。

计划当局无法经济计算

人的行为是有目的的,行动人无时无刻不在比较自身所追求目标的成本——行动人为某个目标努力时对所放弃之物的主观评价——与对所要达成目标的主观评价,从这个角度来讲,计划当局无法进行任何经济计算。

其原因在于评估成本所需的信息是主观,隐含且高度分散在不同的大脑中的,计划当局无法根据自己的价值尺度,去评估某件事物的真实成本。这种无知还会随着计划经济体制的级别上升而增强,最高机构几乎完全缺乏一手实践信息,进而使得经济计算变得完全不具备可能性。

计划当局造成社会失调

在缺少“成本”的情况下所做的“经济计算”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计划当局越是坚持对某个生产进行计划,就越是难以实现这个目标,因为它未依法获得足够的时间信息来组织和协调社会。它所有的行为都是在试图使用强制去消灭“真实的人”,并限制行动人的企业家才能,这意味着更严重更扭曲的社会失调状态将会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计划当局中的计划者们同样也是真实的行动人,他们也会基于自己的主观判断,发挥企业家才能来行动。他们更有动机利用牌照,监管甚至是贪腐来寻租,从这个角度讲,计划当局还制造了大量的不公平。

简而言之,计划经济体制无法传达真实信息,进而无法进行经济计算,最后造成大量的社会失调出现,因为它限制了人类最本质的特点——自由地创造性地行动能力。

注:本文为作者对《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第三章的读书笔记。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