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中国, 文章

时间与人类行为

信息与知识由无数分立的行为人创造或发现,在每个人都能顺畅发挥其企业家才能的情况下,会自发地得到传递,进而达成整个社会的协调,减少后者的不平滑程度。

作者:曾鹏鹏

人类生活在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同时也极不平滑的世界中,有的人天赋异禀,手握资源极大丰富,有的人则盲目闭塞,事事捉襟见肘。感谢德索托教授,他无不强调地指出,企业家才能使得分散且隐含的信息产生并传播,正是人类行为的存在,才协调了个人行为者与社会过程之间的状态。

笔者在阅读中发现,这一过程中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隐藏线索。所有的人类行为都在时间中发生,并不是物理的、客观的时间,而是主观意义上的时间,也即,行为者在每一个行为背景中,主观地感知和经历的那个时间。

人类行为时间是主观的

由于生长环境,先天禀赋与不确定性因素的存在,每个人所经历和体验的时间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是同卵双胞胎,在成长过程中也可能发展出极不相似的世界观,更不用谈论互相隔绝的两人。“不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所描述的便是这样一种情况。

这对应着,每一个行为者所拥有的信息只占社会中产生与传播的所有信息中的一小点,只有他才拥有者点滴的信息,也只有他能够获取和解释这些信息。换句话说,行为者追求不同目标的强烈程度是不一样的,他对有关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手段的认知也迥然不同。

人类行为时间是有限的

生活在当前这个时空的人类所能经历的时间是有限的,相对于人类无穷的欲望,仅具百十来年短暂生命的人类必然拥有时间偏好,他们会感受较早与较晚的差别,较早的满足相对于较晚的相同满足总会出现一个溢价。某人选择更晚而不是较早采取一个行动,他其实是在通过这个选择说明他认为即使是对未来较晚的这个行动所达成的目的进行折现,其价值仍然高于较早行动所达成的目的的价值。总之,人类会通过大脑的判断,衡量各种客观因素的影响,选择目的最大化的行动。

这对应着,人类总会在边际上进行选择,选择的次序来自于价值的排序。缺乏财货R的行为人A与拥有过多财货R的行为人B,分别面临着事业未竟与资源闲置的危险,而发现这一信息的C,假如在同一时间内,不存在以他所拥有的相同手段能够达成的更好目标,他便会立即采取行动,进而影响A与B的行为,优化资源配置。

人类行为时间是不可逆的

不论何种意义的时间,都是不可逆的。这一点直接表现在行为模式的差分上,行为人不同的体验会创造不同的记忆,这些记忆不可避免地会对他之后的行为造成影响。童年遭受暴力与忽视的人,成年后可能倾向于讨好他人获得存在感,而在通胀繁荣时代成长的人,也许会更富有投机精神。

这对应着,信息的创造和传递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逆的。先天禀赋的不同导致新信息通过企业家创造的方式出现,后来的行为者由于不需要把早先行为者所拥有的分散信息再生产一遍,专业分工得以进一步深化,提高了整个社会生产效率。

总而言之,信息与知识由无数分立的行为人创造或发现,在每个人都能顺畅发挥其企业家才能的情况下,会自发地得到传递,进而达成整个社会的协调,减少后者的不平滑程度。而人类行为时间,是理解这一过程必不可少的一个要素。

注:本文为作者对《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第二章的读书笔记。

(本文授权转发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