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信仰与自由

自由,尊严与美德

美德是人自由选择善的能力。

作者:罗伯特·西离科(Robert Sirico

整理: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

screen-shot-2018-04-18-at-15-46-38.png

什么样的社会可以实现人的尊严?这样的社会从知道人是什么开始,是有爱的社会。人的尊严不是社会、政府或家庭赐予的,是内在于人的本性的,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部分。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带着尊严的,获得这种尊严,人需要自由,全面的自由。人在心里面就会对自由做出积极的回应,是寻求自由是人的本性,是人内心的渴求。托克维尔说,“自由是神圣的事物,只有一样东西配得上,那就是美德”。

“权利”不同于“恩惠”。权利是不可剥夺的,不能与我们是谁分开,不是宗教、家庭和政府赐给的。权利先于人类的政治制度,存在于人的本质,是人的本质的一部分,政府可以强化、保护权利,但也经常地违反权利。“恩惠”是完全不同的,是按照别人的乐意所赐,是在完成任务时多出价格部分的支付,获得这多出来的部分不是权利,而是取决于赐给人的喜悦。

社会。如把国家和社会混淆在一起,那会导致集权主义。社会是人根据其本性活出来的,人的社会性,将人彼此地连接在一起。我们有共同的身份认同,社会的本质是协作,根据共同的价值和语言等连在一起,才是社会的意思。前俄罗斯虽然政府崩溃了,但社会仍然存在。

权威与权力的区分。权威是内在于人的约束力,来自坚持价值传统,与自责任感和自愿性原则相关。权力外在于我们的选择,是强加的,不管内在的约束力如何。但权威弱化时,权力就会增长。权威可以约束内在的恶,但法律不能约束内在的恶。

美德。托克维尔认为美德是人自由选择善的能力。美德要求自由,自由是美德的前提。没有人是在受强制的情况下成为英雄的。但单有自由不能保证好的社会,不能保证美德,自由也让犯罪成为可能。自由是一个语境,一个范围,一个选择,自由本身是空的,要求指向自由之外的东西“真理”。

美德的标准是什么。美德是人的繁荣的不断展开,是人更像上帝的过程,是自我成就的过程。美德是人自由选择善的能力,是行出善来。

人与物质世界的联系。我们的身体与物质世界相关,但人也是超越性的,超越物质世界,比如荣誉就不是物质的。人有超验性,自我超越性。动物是通过本能与物质世界建立联系,但人是通过理性与头脑与世界建立联系,人的头脑是人区别于动物的主要因素。人是反思性的,人会自我审查,人不仅会反思,而且会对反思进行反思。人通过理性理解现实。人类与物质世界的关系,不仅是消费的关系,也是生产的关系。人是可以进行思考,创造的,上帝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人。人本身是最大的资源。自然界本身不是财富,人必须将自然转化成财富,一种能够服务于人的东西。企业家精神是一种道德选择。

哈耶克和米塞斯有同样的问题,即没有定义和讨论人是什么,把“人是什么”放在理论之下。理性与信仰应该是并列的,而不是像哈耶克那样分开的。哈耶克的错误在于一种科学主义的假设,依赖于演化来解释,而不是人性本身来解释。但哈耶克最后葬在一个天主教墓地,他的墓碑上有十字架。

信仰,美德,自由与繁荣是一体的。效用与信仰不是对立的。最有用的是信仰,信仰是通往学术与真理的捷径。

[注]作者为阿克顿研究中心主席,创始人,本文根据他的一个演讲整理。

(本文授权转发,首发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微信公共账号)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