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打分

眼下,特朗普对中国的敲打抨击以及粗率的贸易保护主义,都显得荒唐且效果不彰。纳瓦罗和特朗普团队的其他一些人,对此应受严厉批评。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约瑟夫·瑟拉诺(Joseph T.Salerno)

翻译:David Wu

Screen Shot 2017-11-17 at 13.48.51.png

最近,唐纳德特朗普公开了他的经济顾问团队名单,也宣布了他未来主政将会实施的经济草案。他答应,在临近选举前,还会充实完善美国第一经济计划的种种细节。那么此时此刻,我们要怎样给他选定的经济顾问以及经济计划打分呢?  

在特朗普13人的经济顾问团队当中,现任或前任首席执行官不少(4人)、亿万富翁不少(5人),叫史蒂夫的家伙也不少(6人),却只有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学院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尽管拥有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曾任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教师,可是也算不上什么精英人物。有一篇评论文章,甚至以这样的标题嗤之以鼻:特朗普经济团队亿万富翁太多,经济专家奇缺。不过,我认为这决非什么坏事。

虽然身为经济学家的纳瓦罗擅长写书,但他的十本书,都以大众投资者为主要读者。他大部分的专题文章,也都刊登在商业策略杂志上,目标群体是商务人士及决策者,而非其他学院经济学家。他不曾在顶级经济学杂志上发表过论文,虽然他与格伦哈伯德——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经济学家和乔治布什经济顾问委员会的前主任——合著了一本关于美国经济政策的著作。近年来,在国际贸易方面,纳瓦罗成为老式保护主义立场的经济学家,尤其是执著地针对中国。他主张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措施,比如出口补贴、汇率操纵和侵犯知识产权等等加大压力。2008-2015年,纳瓦罗著有三本标题耸人耳目的著作,还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风险的低成本纪录片。

眼下,特朗普对中国的敲打抨击以及粗率的贸易保护主义,都显得荒唐且效果不彰。纳瓦罗和特朗普团队的其他一些人,对此应受严厉批评。然而,老式贸易保护主义者也有两个优点:首先,他们天真幼稚的毛病易被驳倒,其次——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反全球化,多为拒绝那些虚情假意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协定精心设计、暗箱操作,长文累牍多达万页,主要受益者都是美国政客、官僚及其银行伙伴和裙带资本家。实际上,纳瓦罗和特朗普激烈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北美自由贸易区、东盟自由贸易区和韩国自由贸易协定。

当前,从正义和繁荣的角度,单纯的单边自由贸易,即法律保障国内居民有权与任何外国居民的自由贸易,而无论其贸易体制如何,始终是最理想的政策。特朗普团队承诺与他国谈判的双边贸易协定,带有浓浓的19世纪风格,比起以遮遮掩掩、恍若迷宫为特色的当代多边贸易协定,较透明且更有可能产生通向真正自由贸易的变化。只要回想一下伟大的英法1860年贸易协定。该协定是由两位古典自由主义的自由贸易信徒谈判而得:法国的米歇尔舍瓦利耶的和英国的理查德科布登。

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经济计划也值得赞赏。诚然,要减轻长期水深火热的美国中产阶级的税负,努力把美国企业从越来越沉重的、不断扼杀资本积累及劳动生产率增长的税收和管制当中解放出来,该计划看起来步伐太小。尽管如此,它依然走向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更要紧的是,方案中弥漫着反全球化的主题,从而一改美国国际经济政策辩论的整个基调。因为与老式保护主义一样,真正的自由贸易,也是民粹主义的、美国第一的、反全球化的政策。

这两项政策都被他们的支持者,描绘成促进美国消费者和工人福利和繁荣的适当手段。不幸的是,自从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以来,真正的自由贸易观点,还没有公正地得到美国民众的倾听。原因在于,自由贸易一词,已经被变异的全球化教义鼓吹者所吸纳,与促进普通美国人经济福利的关系微乎其微,却与集中控制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事务的美国和外国政治精英紧密关联。

考虑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多边经济协定和超国家组织(关贸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北美自由贸易区、欧盟、跨太平洋伙伴协定),显然都旨在协调和集体管理各民族国家之间的经济活动。正如罗斯巴德对北美自由贸易区的洞见:

符合掌权者愿望的,是政府主导和谈判的贸易,这是重商主义,而不是什么自由贸易。它想要的,也是国际性的超级政府机构,从而把决策权从美国人民手中夺走,交给各家超级政府,由它们来统治美国,却毋须向美国人民负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甚至不如公开的社会主义;因为它是国际社会主义,却伪装在公平自由和自由市场的外罩底下。民粹主义者,甚至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民粹主义者,都有理由对其深怀疑虑。

特朗普的经济团队和经济计划,也因有所不为而值得称赞:正统的宏观经济学家——把美联储和极端凯恩斯主义旨在刺激支出的政策,当成是解决美国经济严重问题的灵丹妙药,不余遗力推销的那些江湖骗子——被排除在外。如上所述,特朗普团队只有一名学院经济学家,而且只能算是一个异端。除了有缺陷的贸易政策,特朗普的经济计划大体符合经典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主张,把重点放在削减税收、支出、管制以及平衡预算。

尽管这个计划,在特朗普的执政团队如何处理美联储,以及追求怎样的货币制度方面,遗憾地保持了沉默,但不为目前美联储无休止创造货币(把真正的财富和资源,从勤奋生产的美国人再分配给寄生性金融企业及其他裙带资本主义权贵)的非常规手法背书,仍然令人感到振奋。

总之,虽然有待进一步的细节披露,对于特朗普先生目前在经济政策方面的表现,我暂时决定给他一个C+。然而,众所周知,我属于那种慷慨大方的评分老师,愿意给学生更多赚取额外分数的机会,以便他们提高成绩。所以,如果特朗普先生在他的计划中添加审计美联储美联储预算归国会拨款考虑以金本位作为货币制度的选择,我会很乐意把他的分数提高到B

(本文授权转发,首发于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