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克林顿的“勒索”经济学

毫无疑问,与桑德斯和沃伦一样,希拉里把经济活动看成是零和博弈,并因此认为,在推动她的经济国家主义版本时,她是具备充分理由的。此外,她和她的丈夫,她圈子里的每一个人,对于勒索经济学的运用都有不错的个人表现,他们把企业和企业家看成是取之不竭的水井,可以为自己及本人喜爱的项目汲取资金。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威廉·安德森(William L. Anderson)

翻译:David Wu

 Screen Shot 2017-11-17 at 13.39.29.png

去年,在伊利诺伊州对工会工人的劳动节讲话中,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如果她当选美国总统,她会确保一些雇主因克扣薪资及其他虐待行为坐牢。她的煽动性言论虽然明显在投听众所好,但也有助于澄清她自己的经济观念,如果她当选将会如何执政。

尽管希拉里多少身陷电邮门丑闻——牵涉她在雾谷(国务院)时使用的电子邮件服务器——但看起来她会挺过危机,正如克林顿夫妇成功挺过了他们政治生涯当中所有其他标识性的丑闻,如今她已成为美国民主党正式提名的总统候选人。鉴于美国的政治现状(虽然她遭到特朗普的强力挑战),希拉里以她的明星影响力,至少在当前仍然居于有利位置。她有很大几率入主白宫,赢得她1992年以来命中注定的总统大位。

鉴于希拉里明年1月份进军白宫的形势不错,我们应该仔细地检视她的经济理念和政策,因为有很大可能性,我们美国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就不得不生活在这样的政策底下。毫不奇怪,对那些喜欢自由经济(或更确切说是繁荣经济)的人,希拉里的政策会令他们大失所望。

如果把她演讲中提到的经济政策、她竞选网站上宣传的明日经济,结合起来分析她的方针路线,对于任何人——那些理解自由在市场经济中所起作用的人士,呈现出来的都是信心黯淡的前景。与伯尼·桑德斯一样,希拉里对采取国家统制主义的经济政策死心塌地。

当她还是第一夫人时,希拉里就谈到要效仿埃莉诺·罗斯福。在眼下的竞选当中,至少她在竞选网站和政治演说中公然宣称,她也要效仿埃莉诺的丈夫富兰克林。尽管希拉里说,她的政策主张是明日经济的一部分。然而残酷的现实是,这些主张本质上是新政(New Deal)类型的经济——曾经造成如此巨大损害的新政,以至于其中大部分,被罗斯福自己所属政党主宰的国会所废除。与她的主要对手桑德斯相同,希拉里试着复活二次新政。

就像富兰克林·罗斯福把他的政策置于四大自由的保护伞下,希拉里在表达她的主张时,也用上了四个奋斗的挡箭牌。她特别声称自己站在美国中产阶级的一边,所以我们应该看看,她的计划是如何给中产阶层带来希望。

 对立的言行

 在审查希拉里的经济主张之前,我还要提醒读者,这可不是另一篇累牍长篇,以迎合患有希拉里恐惧症的共和党人,以及他们在过去二十年里想要表达的东西。这篇评论唯一要做的,就是彻底检视其经济理念,让读者自己判定,她是否有资格当选。

 我们还需要把希拉里的言论与行动区分开来,尤其是她目前赖以生存的经济学,因为再没有谁,比希拉里和她的丈夫更称得上是裙带资本主义这个戏称(实际为权贵社会主义)的头号拥趸,在目前的公共生活中,也许再也找不到另外两个人,比克林顿夫妇从这种经济类型当中得到的好处更多。希拉里只是在口头上爱戴中产阶级,而裙带资本主义的运作模式和历史告诉我们,在这样的政治经济安排中,最受罪的恰恰是那些中产阶层和穷人。

 裙带资本主义的克林顿夫妇

(这次要归功于某些左翼人士,几家进步主义媒体曝光了希拉里与她嘴上谴责的,居于某个行业支配地位的企业有着密切联系。)

当比尔·克林顿卸任时,夫妇二人的资产净值基本为负,因为他们打官司负下的债务,大大超过了他们的个人资产。由于某些外界帮助,他们才能住在贵族化的汉普顿斯——这根本不是一个中产阶级社区。不久以后,资金开始注入二人的银行账户。2000年在纽约州当选联邦参议员后,希拉里只能领到参议院津贴,夫妇二人依赖于比尔一场又一场的演讲,收取一笔又一笔不菲的演讲费。

克林顿夫妇以及裙带资本主义重点不在于比尔和希拉里(在她离开国务院后)双双获得的优渥演讲费,而在于克林顿基金会把克林顿夫妇变成千万富翁当中发挥的作用。只要看透本质,就会发现,克林顿夫妇运作的其实是一家让唐·柯里昂(电影《教父》中的主角)也会脸红的保护费勒索机构。

在国务院时,希拉里会给予某家公司一些法律恩惠或行政便利,然后这家公司回报克林顿基金会大笔捐款,或者让比尔发表演讲,附送足以养活许多中产阶级家庭一整年的酬金。例如,《大西洋月刊》曾发表文章,用瑞士银行的案例提到了这一点:

瑞士银行(UBS)是世界上最大最强的金融机构之一。作为国务卿,希拉里通过干预,帮助瑞士银行与美国国税局打交道。之后,瑞士银行为比尔·克林顿的演讲支付了150万美元。《华尔街日报》报道了一切,周四另一篇文章更突出曝光希拉里近年来发生的巨大利益冲突。

瑞银不仅直接付钱给比尔,还向克林顿基金会捐献了60万美金,这样的事情,几乎难说只发生过一例。虽然找不到对价交换的直接案例,没有希拉里在国务院时权钱交易的确凿证据,但难免不让人大起疑心。

对希拉里作为的批评者正确注意到,施以恩惠换取大笔金钱,与她运作的民粹主义竞选并不合拍。此外,正如本文检视了她民粹主义的经济政策宣言,有人质疑来自桑德斯的竞争和伊丽莎白·沃伦的幕后影子,与希拉里的新发现”——华尔街那些名声不好的人物(包括那些向克林顿基金会捐钱或向克林顿夫妇支付丰厚演讲费的人)——有莫大关系。

毫无疑问,与桑德斯和沃伦一样,希拉里把经济活动看成是零和博弈,并因此认为,在推动她的经济国家主义版本时,她是具备充分理由的。此外,她和她的丈夫,她圈子里的每一个人,对于勒索经济学的运用都有不错的个人表现,他们把企业和企业家看成是取之不竭的水井,可以为自己及本人喜爱的项目汲取资金。

克林顿、阿林斯基和新时代政治

与她的丈夫不同,希拉里是索尔·阿林斯基的信徒。阿林斯基是一位激进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借助社会活动破坏私人和政府机构,以追求另一个新时代的粉墨登场。就像其他许多激进分子,阿林斯基是破坏大师,虽然他对经济如何运作既缺乏理解,也毫无兴趣,但他知道按下哪几个按钮,知道如何把人们组织起来获得利益。在他看来,企业家是吸血鬼。他所有行动的根本,就是要消灭这些寄生虫。

虽然希拉里在经济手段方面不像桑德斯和沃伦那样意识形态化(甚至不像奥巴马对企业家阶层持有你没有从事建设的贬斥心态),但她同样具有破坏性。对希拉里竞选网站上经济主张的检视,表明了铁一般的事实。虽然她不像桑德斯(显然他认为可以把整个国家变成瑞典或至少是明尼苏达州)那样宣称自己是彻头彻尾的社会主义者,不过很显然,桑德斯——以及沃伦——极大地影响到了她的竞选。

新政竞选

正如桑德斯,希望我们的未来在外观上回到八十年前的时代,希拉里的明日经济,看上去也完全类似罗斯福的1937年经济,她效仿桑德斯(也许再次效仿埃莉诺),推出了新政的最新版:

1)建造基础设施:再次主张民主党反复提议的基础设施路线,连同大量公共工程的许诺,令人回想起旧时的公共工程管理署(PWA)和公共事业振兴署(WPA)。

2)科研和教育投资:让人想起比尔·克林顿的老演讲片段,我们要投资于教育和环境。这意味着希拉里要向政府指导的科研项目以及标准化测试所主宰的联邦教育项目增加财政拨款。

3)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虽然没有为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背书,希拉里仍然老调重弹: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会变魔术般地提高全体工人的工资,一刹那间让大家变得富裕。

4)恢复工会:没有一次民主党总统竞选,从头至尾不呼吁回到20世纪50年代——由工会主导美国大经济的时代,也是致命的大规模罢工和劳工暴力统治的时代。希拉里发誓要尽一切可能来支撑慷慨大方但时常资金不足的工会退休金。

5)进一步补助高等教育:承诺大幅增加学生上大学的补贴,以实现平价、无碍地上大学。至于这个庞大的新权利要花上多少钱,则没有出现在网站上。

6)扩大日间护理:为从事工作的母亲提供日间护理的基调,是自迈克尔·杜卡基斯1988年竞选以来的标准民主党总统门票。够了!

7)促进全民医疗保健:1994年人们口中的希拉里健保,现在成了奥巴马健保,希拉里承诺维持和扩大它,两人都试图降低整体医疗费用的增长,并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8)扩大社会保障福利:增加社会保障支出,把更多人置于社保的保护伞下。此外,希拉里并未说明她的政府将如何资助这个巨大的新权利

到目前为止,这些主张看起来类似新政的精简版。然而,不同于桑德斯和前马里兰州州长马丁·奥马利毫不含糊的宣称——任何这样的政策无论对小企业还是大企业都毫无困难,希拉里至少口头上承认一些小企业会面临困难。不幸的是,她在总体上依然对企业尤其是大企业运用其党派的攻击性语言。

9)为小企业减少繁文缛节:希拉里说,她将为小企业及企业家提供政策松绑。然而这令人费解,考虑到她公开蔑视私营企业,其中包括她早些时候在马萨诸塞州一次集会上臭名昭著的言论:不要听信任何人,不要听信任何人告诉你,啊,你知道,是公司和企业创造了就业机会。你明白这些旧理论,涓滴经济学(注:指主张财富会向下渗透的经济学),已经尝试过,也已经失败。它已经令人震惊地失败。

10)为小企业减免税收:并不具体,但声称她的政府将减轻小企业的税收负担,而不是能够负担得起律师和说客的大企业

11)开拓新市场:希拉里承诺协助企业拓展国内外市场。她声称支持创新,但也野蛮攻击分享经济这一新财富的创造者。

12)改善资本易得性:希拉里承诺把私营部门和政府的最好创意集合起来,推动更多资本流向小企业。但问题当然不是缺乏创意,而是如此多的资本受到误导的事实,这要归咎于美联储体系的政策和政府的直接干预。

13)迫使投资者持有股票和债券:希拉里复活了20世纪80年代起的空洞批评——市场参与者在投资前景上鼠目寸光,而政客和官僚更关心长远未来。时事评论员乔治·维尔甚至呼吁这样的法律,要求任何购买股票者至少持有这些股票两年。(经济学家罗伯特·希格斯正确指出,当政府公开敌视私营企业时,企业家由于对未来感到不确定,为从折磨刁难底下求得生存,才被迫做出短期决策。

14)扩大雇员福利和迫使雇主提高最低工资:希拉里在她的网站声称,当雇员感到安全时,他们更有生产力、更高效、更成功,并提出这样的主张——要求雇主增加家庭休假和其他福利以及提高最低工资。

15)降服华尔街:这点富有讽刺意味,因为几乎没有任何人比希拉里和她的丈夫从华尔街那里得到更多赏赐。她为多德弗兰克法案辩护,并誓言捍卫这个法案的所有细节,尽管事实上该法案有利于更大更富有政治关系的银行,而不是希拉里嘴上支持的小社区银行。换句话说,她表面支持这些监管措施被人信以为真的意图,但私底下却乐见与这些意图相反的结果,同时对这些监管措施不可避免的结果佯装愤怒。

16)发展绿色能源,减少传统能源:这是许多政客的标准主张,清洁能源部门创造就业机会。实际上,新的绿色工作岗位每单位产出吞噬的资源,远远超过传统能源,并到处摧毁就业机会

尽管希拉里最近冒出了一些民粹主义言论,她的经济议程却反映出她自己身体力行的裙带资本主义生存方式。除了她为小企业创业松绑的承诺,希拉里的经济主张,遵循我们从桑德斯和沃伦那里看到的同样令人沮丧的思路:私营企业从经济当中攫取财富,而政府权力的扩张则创造财富和就业机会。

如果有人可以对希拉里制定政策的角度做出简单总结,那就是,希拉里认为,经济应该是国家的工具,反映华盛顿的政治利益。其他一切都应叫做贪婪利润先于人民。私人雇主和企业主不该寻求盈利,而要富有美德。至于什么是必要的美德,则由希拉里本人决定。

希拉里,裙带资本主义最坏一面的受益者,终究决定成为一名瓜分财富的经济民粹主义者。当然不会有人把她误当成桑德斯甚至休伊·朗(注:活跃于美国20世纪30年代的另一个左翼极权思想政治家),尽管如此,她仍然是一个彻底的国家统制主义者。她告知选民的所谓经济改善方式,是让生产更加陷入泥潭,是让人们被迫增加经营成本。

她显然不想成为自由企业的支持者,并主张:对于经济交换的国家控制将导致更多交换、增加就业前景及提高国民收入。但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她发誓要给企业施加的经济负担,将进一步扑灭她口头维护的美国中产阶级的未来希望。

希拉里经济学当中最首要的是扩大政府的权势和干预范围,由于政府获得愈来愈多的控制,也就有愈来愈多雇主和企业家需要寻求政客的恩宠。说穿了,希拉里认为,像她这样的人可以不停地洗劫美国企业,而企业家应该毫无怨言地向她缴纳保护费。归根结底,希拉里说了算;只管找她就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