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分割的信仰自由和经济自由

自由之不可分割的进一步证据是经济自由的扩展能推动信仰自由,中国大陆或许就是最好的例子。一旦自由的灵魂逃出了魔爪,再想将它囚禁则要困难得多。

Original Version (English)

作者:萨缪尔·格雷格(Samuel Gregg)

翻译:王泓崧、王光裕;校对:宋点点

in god we trust

无论美国最高法院就“SebeliusHobby Lobby Stores”案如何裁决,一个事实已经变得非常清楚:我们最终发现,不同形式的自由,其相互依赖程度之高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在“奥巴马医保法案(Obamacare)”的幌子下,经济自由被大幅削减,福利国家进一步扩张。而谁又能想到,这一扩张使个人和团体根据自身秉持的信仰来处理事物的自由受到了直接影响?而这,恰是我们正在面对的现实。

大多数人通常以为,信仰自由是政治自由的先决条件。然而,信仰自由不只是关注我们作为公民在公共领域的角色,也关注我们在大量非政治领域的选择自由,从是否去教堂参加主日崇拜,到做出怎样的购物选择。

对信仰自由的不公平限制,通常表现为:使得有特定信仰的人群失去了完全参与公共生活的自由。比如,在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和詹姆士一世(James I)当政时期的英格兰,天主教徒因拒绝服从英国国教,被逐渐剥夺了大部分的民事和政治权利。

然而,政府对公民自由的侵犯远不止于此。更大程度上的伤害可能是对他们经济自由的侵犯。由于财政收入短缺,政府便对不服从当局的天主教徒征收巨额罚款,甚至对其财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横加限制。

美国人永远不应忘记,诸多类似的法律曾跨越大西洋来到美国。尽管马里兰州殖民地是由因宗教迫害而逃离英国的天主教徒所建立的,但是与英国迫害天主教徒类似的法律最终还是在马里兰州流行了起来。查尔斯·卡罗尔(Charles Carroll)是马里兰州最有名的天主教徒,也是唯一签署美国《独立宣言》的天主教徒和当时美利坚殖民地最富有的人。正如他所说的,这些问题的背后总是隐藏着经济上的动机。他写道,“自私的人们发明了信仰检验,以便将不同信仰但弱势而良善的同胞们排斥出有利可图、有权可图的职位。”

总的来说,宗教异见者已经证明,他们非常善于规避这些限制。事实上,一些证据显示,限制特定信仰人群对政治生活的参与,通常导致他们专注于把自己的才能运用在经济上并取得成功。比如,我们可以看到,阿拉伯地区的基督徒多年来不断展现出的的企业家精神。

直到不久前,基督徒还是黎巴嫩最大的宗教团体。几个世纪以来,黎巴嫩的基督徒和与他们信仰相同的人,在整个地中海地区进行着广泛的贸易活动,促进了东西方的贸易交流。除了地理因素,另一个使得中东地区基督徒取得经济成就的原因或许是他们作为二等公民的法律地位。而这正是公元7世纪以来,征服他们的穆斯林所强加给他们的。

在《阿拉伯人的历史(History of the Arab Peoples)一书中,已故学者阿尔伯特·霍纳尼(Albert Hourani)1915331日—1993117日)指出,基督徒(主要是东正教徒、天主教徒和科普特基督徒)被强制要求穿着特殊服装,以此作为非穆斯林的一种标志。他们被要求上缴特别税款、禁止携带武器,有时甚至会遭受迫害。霍纳尼(Hourani)写道,然而这些限制却促使许多基督徒投身商业活动。最终,他们在众多经济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包括商船运输和银行业。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犹太人身上。在并不久远前,犹太人的身份意味着在基督教和伊斯兰的世界中,不能参与政治活动,不能在军队服役,也不能成为公职人员。许多犹太人因而别无选择,只得创造财富。

不过从好的方面看,也是自由之不可分割的进一步证据,即经济自由的扩展能推动信仰自由。中国大陆或许就是最好的例子。

过去三十年中,中国已经实现了部分的经济自由。鲜为人知的是,在那些获得一定程度经济自由化的省份中,数百万中国人接受了基督信仰。

这不应该令我们感到惊讶。一旦自由在一个领域内被释放,就很难阻止其从跨领域扩展到別的领域。比如说,经济自由要求并鼓励人们去独立思考和自由选择。如果没有这两点,企业家精神也是不可能实现的。而要让人们仅局限于经济领域进行独立思考和自由选择是非常困难的,人们会开始思考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当然,还有信仰问题。许多中国人正是通过思考,最终认定基督信仰是他们对信仰问题的最终答案。

这使中国的执政者陷入了严重的困境。一方面,当局声称,他们认可许多宗教严格的道德规范对经济生活的贡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公开表示,中国“正在失去自己的道德指南”,而“传统的”中国信仰,比如儒家和道家思想,能够“有助于填补使腐败猖獗的心灵空虚”

但另一方面,中国当局也明白,基督教拒绝国家对教会进行威权统治。基督教的这一立场对于中国现在的统治者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一立场对执政精英的垄断统治构成了挑战。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当局迫害那些坚持效忠教宗的天主教徒。在浙江——中国最富有的省份,新教教会正被告知,十字架需要被移除,他们甚至被威胁,教会的建筑也将会被拆除

正如社会学家们所准确指出的,相关性(correlation)并不代表因果关系(causation)。但是,在浙江这个经济成果显著且基督徒人数不断增长的中国省份,不少新教牧师已公开抗议当局对基督教的打压。这一事实告诉我们,一旦自由的灵魂逃出了魔爪,再想将它囚禁则要困难得多。

坦率地说,信仰自由在中国仍非现实,但也并非遥不可及,这得部分地归功于中国意外的市场自由化。然而,令人遗憾并讽刺的是,作为信仰自由的发源地,西方世界的世俗化进步主义正以追求完全不可能实现的起点平等、过程平等和结果平等的名义,逐渐地损害着经济自由,并限制了信仰自由这一人类历史遗留下的首要的也是最根本的自由。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